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2015/10/21 10:45:53

云贵旅游地理 贵州毕节6月21日讯(张志 张习辉) 走近纳雍县水东乡箱子村时,听说村子路坎上的山洞里有尸骨,有人挖地基连续三次挖出石棺;还有人说这里有座山石叫杜甫石;一个1600多人的小村庄里走出了三位博士……你会怎么想?为什么会有山洞,那些白骨又是哪里来的?石头怎么和杜甫相关了?这里为何能不断地在出博士生?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神秘村 屡现白骨石棺

在箱子村通组,不经意间会发现路坎半壁时常出现石板搭建的一个个石洞。当顺着路坎攀援而上,到洞口,扒开杂草,往里看。很多人都会被吓得毛骨悚然,甚至滑下路坎来,因为洞里有不少张着嘴深陷着眼骨的头骨。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在箱子村的青杠组、田包包组、河林组遍地都是这种石棺墓群。至于石棺墓群的来历,就连箱子村的老人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箱子村村支书何书光介绍,他的祖辈来到箱子村与苗族杨家姑娘结婚变成苗族至今已有11代了,但关于石棺的故事都没有听说过。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村寨中的何林组、何林书10多年前挖地基,挖到一米左右深时,挖出了一口石棺,石棺里一个大土碗盖着头骨,尸骨略带黄色。何林书并没有在意,只是把石棺清出后又接着往下挖。再挖了两尺左右又遇到了一口石棺,他再次清出石棺,因为觉得这样的地基难得,又继续往下挖,两尺左右又遇到一口石棺。这可把他吓坏了,这下他可不敢再继续挖了,匆忙回填石棺和泥土后舍弃地基离开了。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据箱子村的人介绍,发掘出的石棺里的尸骨均比现代人的高大,尸骨略带黄色,用大土碗盖头,还发现部分陪葬的杯子与筷子。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村里曾有两秀才

清朝末年,箱子村本来要出两个秀才:一个文秀才何判香(笔名何汉亨),活到70多岁,响誉乡里。一个未考取的武秀才其名不详,二十岁便去世了。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何判香从大定府考取文秀才回来,管理范围“下抵岔河,上抵马牛关,东抵阿别(现在不明其地),西抵阿旺(现在不明其地)”,官位相当于现在的村长之类。何判香在箱子设立了学校,并招募老师进行教学。何判香还为当地百姓伸张正义,时常骑着高头大马,沿着箱子村当时1米多宽的延伸到织金县以那镇的跑马道,到平远州(现在的织金县,当时箱子属于平远州管辖)去为当地百姓打官司。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民国二年(1913年)何判香70大寿,箱子的众乡亲给其题匾:“生屈清秋祈年多拾岗陵句,诞逢初度介寿宜陈封祝词。”70多岁的何判香在为箱子村老百姓在织金打官司的过程中,被人投毒致死。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何判香有三子:何国柱、何国友、何国富,都在清朝末期大定府读书毕业。何国柱、何国友在民国时期还担任一定官职,何国富好赌败家。何国柱、何国友、何国富后代都没有儿子,其女儿出嫁后把家谱与何判香及其三个儿子的诗文带至公婆家,后来族里想办法从其公婆家要了回来。土地改革时期,家谱与诗文不幸被烧毁。

 

“武秀才”在与文秀才一同到达大定府考试时,在窄巷跑马舞马刀过程中被人暗害落选,年仅二十多岁的他,回到家后郁积而死。他曾经练武的168斤重的石墩,现在还在何书光家的屋檐下放着。何书光居住的老木房也还是何判香年轻时修建的木房。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老村民何邦远说:“何判香的母亲陈氏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自从她请了私塾先生来教何邦远后,箱子岩才有了文化火种。”

 

如今依旧人才辈出

从“贵州博士网站”获悉,纳雍县有10多位博士中箱子村就占了三位。其中两个是青杠组的张太华、张太富兄弟,而另一位是何家组的何杰君。

贵州纳雍县箱子村的神秘故事 小村出了3位博士和杜甫相关?(图)

 

张太华在杭州大学读的博士,今年43岁,现在贵州师范大学任机械与电气工程学院副院长;张太富今年33岁,在成都西南财大,边工作边读博士。

 

为扶张太华与张太富读书,张永德在矿井下工作了十余年;种了二十多年的烤烟;在集市上拦着亲戚朋友一个个借钱;背着苞谷、洋芋走十多公里的山路到集市上去买。现在能明显看见张永德的腰是扭的,手是弯的,余仕凤的脚是“拐”的。

 

张永德满脸微笑地说:“最困难的是供张太华读大学的时候,那时他一年书学费就七八千,而家里的所有家当加起来还不足三千元,借得亲戚们满街跑。张太富读大学时第一年辛苦,以后家中其他兄弟相互帮忙,日子也慢慢地好起来。”

 

33岁的何杰君今年在重庆读博士毕业。其60多岁的父母何仲香与熊明英外出务工已二十余年,去年终于回到家。为供何杰君读书,何仲香夫妇二人在外务工二十多多年。随着何杰君学历的不断升高,其大哥二哥也一起来供他上学。在辛苦的“千呼万唤”中,何杰君才“姗姗”博士毕业。今年,该村的另一位青年有考上了博士,希望这样的人才一年比一年多。

 

“神秘地”得到保护

在杜甫石与箱子岩下面的人头山树林里,一面风化石壁上镶嵌着一块民国时期的“蓄箐碑”,碑上刻着保护生态的工作人员及其职责。

 

据何书光介绍,在他们很小的时候,这里有很多野生动物,如野山羊、獐子、野鸡、野猪等。但在大集体时期,农业为本的理念下,大量开荒种粮,森林被破坏,这些野生动物也就慢慢地消失了。

 

自“3356工程”退耕还林后,重新到山上植树造林,箱子岩及其周边的大山才又披上绿装。现在野鸡重新回到了山林,而其它动物却再没看到过。

 

箱子村有9个组,70%左右的村民为苗族,种植土地面积1112.4亩,很多人都外出务工了,仅留下老人和孩子在家。但不管是老幼,对村子的环境都很爱护。

 

2004年的“整村推进”中,硬化了该村的院坝与连户路,村民们对环境更是爱护有加。每天都把家中、房前屋后、连户路打扫得干干净净。

 

该村村主任李光伍介绍,该村村民们都很遵纪守法,很少出现违法犯罪的事。从土地改革以来,也只出现过两个犯刑事案件的人。/乌蒙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