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2015/12/9 3:03:23

        在2010年的法兰克福国际书展上,有这样一种声音:2018年纸质书将消亡。事实上,这种担忧在教材出版领域更为强烈。在2009年6月份,美国加州州长施瓦辛格在视察了当地一所中学后,就以州长的身份宣告印刷课本将在加州终结。同时,施瓦辛格还在美国硅谷最有影响的报纸《圣荷西信使报》上写道:“如今的孩子对电子设备的适应程度就像我小时候对铅笔和蜡笔一样。他们的口袋和他们的计算机屏幕就能装下信息瞬息万变的世界,这样看来,加州各个公立学校的学生们为什么还要被迫带着陈旧、沉重和昂贵的课本上学呢?”台湾省在2010年初提出在台北市计划用3年时间做到所有中、小学都以电子书包上课。今年6月,上海市教委召开了一次“电子书包”项目研讨会。在会议提出了上海市电子书包项目发展规划。规划中提到,在2010年,将“探索使用电子书包,推动学生运用信息技术丰富课外学习和研究”明确写进《上海市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1年将推出第一本试验性的电子教科书;2012年在部分区开始推广试验,采用部分纸质、部分电子课本的模式;2013年争取使电子书包通过各项标准审核,并通过政府提供电子书包整体方案。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与传统纸质教材相比,网络教材具有开放性、便捷性、共享性、交互性等优势,能为教育教学带来很大的便利性。如今,教材的网络化、数字化出版正在兴起。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业内人士对数字化教材的观点

        人教网公司总经理杨万里指出:“数字出版肯定是一个趋势。从广义上来说,现在人教社面市的所有教材形式都是数字化的,而人教网是一种网络出版的产品形态。人教社正在尝试有效的网络教材,探索网络技术对课程设置、教材编写、课堂教学、课后自学、评价等可能带来的冲击以及其可能带来的解决方案甚至新的理念。”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高等教育出版社张哲则指出,现阶段是数字出版与传统出版两者并存的时代。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数字出版的比例将会越来越多,适用的范围与人群也将越来越广,现在高教社出版的很多教材都配有相应的网络卡。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原教育部中小学教材审查委员会英语组组长、人教社副总编辑、中国教育学会外语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刘道义指出,未来的网络之于教育出版业就像现在的手机之于通讯业一样,随着时代的进步,新蓝海即将蔓延开来。网络教材作为近几年出版界异军突起的一匹“黑马”,虽然不是什么新名词,但作为中国基础教育教材出版的国家队与研发基地的人民教育出版正式涉足其中,无疑具有风向标意义。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对于教材出版的网络化,业界已经形成了一种共识。

        那么教材数字化又应于何处着力?三个渠道。

一、以网络为传播手段的渠道;

二、以学校数字图书馆、远程教育和电教系统为渠道;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三、以电子书包为主的手持移动设备为渠道。

        第一个渠道,人教社的《英语(新目标)》网络教材——“英语互动Q学堂”是目前运作最成功的网站。2009年6月8日,人民教育出版社在京正式发布了他们和创而新(中国)公司合作出版的“英语互动Q学堂”网络教材。其网络教材的正式上市预示着人教社教材立体化发展战略的全面启动。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这个网站最基本的开发原则就是“学生伙伴型学习助手,教师教学解决方案”。

        本套网络教材集合了教科书资源、词典资源、语法书资源、文化手册资源等众多知识库,并且经过智能整合,可以完美实现“随心召唤”。由于这些学习助手既有文本,也有声音,更有评介,学生在学习时就像有个伙伴在身边一样,借助互动智能科技,可以帮助学生实现全面学习辅导。而对于老师,使用本套网络教材不但能对学生进行学习监控,更能对教师的英语课堂教学有很大的支持和帮助,实现全景式动态教学。《英语(新目标)》网络教材能够帮助学生增加学习兴趣、提高学习效率、提升学习成绩。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有专家指出,“英语互动趣学堂”这一网络互动英语教材的推出,标志着人民教育出版社正在从基础教育教材的出版者发展成为完整教学方案的提供者。另据了解,基于创而新技术平台开发的中文网络教材和英语网络教材,在新加坡已得到教育部门的全面推广和普及,受到教师、学生和家长的广泛肯定。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有关专家认为,网络教材是人教社发展立体化教材整体战略的最新体现,是贯彻国家教育信息化方针的创新和实践。它突破了传统教材的局限性,并且作为现有纸质教材的补充,保持了人教版教材的严肃性、原则性、系统性、科学性。同时,将相关网址标识在课本相应的章节中,不仅方便了学生的自学查阅,而且方便了教师的教学活动。

教材教辅数字化的现状与趋势

        第二个渠道,现有的学校数字图书馆、远程教育和电教系统。与传统的图书馆相比,数字图书馆具有诸多优势,如电子图书价格低廉、更新快;数字图书馆突破了时空限制,管理、使用均非常方便、快捷;大容量、省空间、附加成本低;多媒体、可检索、便于利用,能更加有效地支持教育教学;绿色环保。2008年,上海市全面建成中小学数字图书馆;2009年,宁波市实施“书香宁波”工程;2009年,安徽省实施“中小学数字图书馆”近千所;江苏省从2005年启动中小学数字图书馆建设工程,截至2009年,“书香江苏”已覆盖全省60%的中小学校,预计于2010年全面完成;浙江省从2005年启动中小学数字图书馆建设工程,计划在“十一五”期间覆盖全省具备网络条件的所有中小学。另外,远程教育和电教系统更为成熟、使用更为广泛。

    第三个渠道:电子书包。

        电子书包应用系统是以实现教学活动多媒体化、信息资源数字化、教育管理网络化为指导思想,以提高学生、老师、家长及教育管理部门应用现代教育技术的意识和能力为目标,致力于提高中国教育信息化而设计的一款师生、家校互动交流的高效率产品。这类产品是对教育资源将实现整合应用与移动应用相结合;同步、异步自动更新;有线、无线应用等。并具有“电子课本与电子作业及时更新”、“移动辅导教学”、“实时动态消息收发”、“网上家长学校与电子书包信息集成”等多项功能。

        目前,以网络为基础的电子书包业,在全球范围内方兴未艾。随着电子化产品在人们生活中的广泛应用,中国出版业乃至整个教育界很早就意识到“一个数字阅读的时代已经来临”,也一直谋求从传统纸质出版向网络出版的跨越。

        辽宁出版集团会盟台湾碧悠电子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清华液晶技术工程研究中心,在辽宁举行“电子书包联盟签约仪式”。至此,第一条由业界著名品牌公司共同打造的电子书包完整链条在中国诞生。

        2010年7月8日下午,在第三届全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上,广东省出版集团数字出版有限公司、北京人教希望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广州金蟾软件研发中心有限公司联合举办“电子书包”启动仪式。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副局长韩安贵,广东省出版集团副总经理杜传贵出席仪式并讲话。三家企业提出了一套完整的“电子书包”解决方案。据介绍,它不同于一般应用于教育的学习机、电子阅读器和笔记本电脑,而是一种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教育技术构建的新型移动基础教育服务的综合系统,以“内容 终端 平台”为搭建模式,以促进教育信息化为目标,以教育内容的数字出版为核心,以移动教育技术的应用为手段,主要针对中小学教育,为广大师生提供规范化、个性化、交互式的移动教育教学解决方案,实现“教育无处不在,学习随时随地”的理念。

        下面和同志们交流一下我们如何将教材数字化与我们的工作如何结合的问题。

        我们知道,出版业作为内容产业,对内容的利用效率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决定出版社的未来发展。随着多媒体技术和网络技术的发展,谁对内容资源拥有更强大的整合能力,谁就有可能在未来的网络出版市场上拥有更大的主动性和更强的竞争力。也就是说,你必须拥有非常丰富的基础教学内容资源、庞大读者资源,专业的教学产品策划人员,高效的出版流程和完整的市场营销网络,才可能在未来的数字教材中占有一席之地。

一、 教辅的数字化。主要是为了回避教材出版单位对教材配套制品的版权限制。

二、 教学资源库的开发。

三、 选择一个适合我社实际的学科,开发难度不大,有较好的开发基础。以课标为基础,独立开发一套网络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