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拜袁行霈为师 聂卫平:金庸拜我为师

2017/4/5 11:07:05

上回我说过,过去能否开口叫“师父”,关键看两个“标杆”,要么磕了头,要么递了帖,而合同的形式就基本上等同于过去的递帖。旧时候的帖子上大致要这么几个内容,一要讲本门规矩是什么,二是和其它门如何相处,讲大环境下的待人接物及设身处地……还有就是师父签名,徒弟签名,举荐人签名,见证人签名……一个都不能少。虽然是饭桌上,既然我说是我徒弟,他们就是我徒弟,这点毋庸置疑。

金庸拜袁行霈为师 聂卫平:金庸拜我为师

说到唐莉,拜师结束之后,我就和圈内的几个“腕”打好招呼,不许报唐莉的负面新闻,她现在是我徒弟了……当然,唐莉也不会有负面新闻……还有是进了“聂门”,只要小师妹开口,她的那些现在看来表现还行的师兄们,会“罩着”她。

金庸拜袁行霈为师 聂卫平:金庸拜我为师

吴清源曾经说过,一个下围棋的女人可以影响其老公,还可以引导其孩子下围棋,1个会了可能3个人都能会,因此女子在围棋的普及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现在的女子围棋在俞斌还有其他男棋手的帮助下有了明显的进步,我要说,在围棋的宣传方面也要帮,唐莉在这方面有了强大后援……虽然唐莉现在的活动很多,我想,围棋还是其事业上的必然根本。

金庸拜袁行霈为师 聂卫平:金庸拜我为师

围棋不同于中国传统“艺门”,关键是没有那么多传说中的秘密。原来我就说过,围棋界没有“留一手”的情况。最早,日本人访华,那肯定来指点我们,他们和我们没“留一手”,老师传我的时候就没“留一手”,我们往下传也是这样做的,比的是对围棋的悟性和理解。

金庸拜袁行霈为师 聂卫平:金庸拜我为师

也有可能就出现欧阳锋逆练真气,最后也通了的情况……因为到现在,我们对围棋的理解还在不断地加深与完善……而传统艺门,像武术、相声、京剧……一个表象漫不经心的练法可以让你一通百通,而缺一句话就可以让你糊涂一辈子,入了师门可解决一辈子的饭碗,保住一个秘密可能牵扯到很多人的性命,如此这般,你来想,磕头是不是也在情理之中呢?我不让我徒弟磕头,乃因时而定,并不是说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三跪九叩”是旧社会的遗存,是不好的,是要被抛弃的,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金庸拜袁行霈为师 聂卫平:金庸拜我为师

我想,你首先要了解传统,如果你根本不懂,或者人云亦云,那你就坐好好的,听着就是了……围棋里就没有秘密,只要你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因此,围棋界并不适宜动辄就磕头,心意到了就足够了……当然,受传统文化影响较深的人还会遵循这一点,在他们心中,磕头不仅是对师父的尊重,同时是对这门“艺”的尊重与继承,说说金庸。

金庸拜袁行霈为师 聂卫平:金庸拜我为师

金庸前后所拜师父的段位加起来有100来段了,木谷石的弟子段位总和有200来段,我的弟子段位总和也有150来段了。金庸当然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拥趸,他见着高手就要行“跪叩”大礼,自然,绝大部分的不会让金庸磕的,那太受不起……金庸拜过吴清源,拜过林海峰,拜过王立诚,其实人家是师徒及师孙关系,结果都拜乱套了,自己的辈分也是不断降……,显然,金庸注重的不是名分,更不在乎形式,先生心中装的只是围棋这门“艺”,这也是要想真正意义上的了解“艺门”,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

金庸拜袁行霈为师 聂卫平:金庸拜我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