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2017/4/7 11:16:48

谢谢题主邀请我来回答一个这么棘手而且大多超出我知识范围的问题,诚惶诚恐。我要老实交代,我对包括胡塞尔学说在内的现象学的了解微乎其微——感谢知乎,这半个来月由于有题主等的活跃,让我补习到了一点现象学方面的知识,这样才不至于对这个问题两眼一抹黑。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因此我这个答案也只能算是结合这样的一点对现象学的微末了解,谈一谈我对西方当今两大哲学流派的一些杂七杂八的看。其实主要谈的是分析哲学方面的东西,文不对题,而且谈得毫不“分析”(因为大抵以介绍和感想、个人偏好、展望为主,缺乏论证),权且当抛砖引玉引各位一笑吧。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 从分析哲学界的总体情态来说,分析哲学家对胡塞尔现象学(包括其现象学悬置)的最主流的看法恐怕是——不了解、不知道、不关心的“三不”。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这个情况既来自于一些历史因素、流派传统的积累,也确实有一些学理上的深层理由。 从历史和传统的角度来说,分析哲学本身的研究更加注重问题求解和方法论层面的推进,而不太注重对已有哲学名家理论的重构、阐发和评价,或者说后者其实是服从于前者的。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这不光是针对现代之前的哲学家以及现象学家如此,对分析哲学内部的哲学家也是如此。昨天我们师门内部开了一个seminar,讨论我一位同门近期的研究进展(是关于反事实条件句与可能世界语义学的),结果讲了一大圈,不断地把问题往前推进推进,最后大家才恍然大悟地发现那位同门最终所设计的解决方案来自于弗雷格纲领。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但他刚开始引入问题的时候完全看不到与弗雷格有什么直接的联系。而胡塞尔如果进入分析哲学视域,其待遇绝对要比弗雷格还要差得多。毕竟分析哲学界基本都熟悉弗雷格,如果有人设置的问题解决方案与弗雷格有亲缘关系或者比较接近,那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但如果这个方案近似于(或不太明显地借助了)现象学的方法,那么被识别的可能性就要小很多。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因此就算分析哲学界里有人运用了现象学方法,那除非他的论述十分引人注目,否则可能就会很快淹没在各种其他的问题、其他的方案中。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胡塞尔已经算是研究气质、写作方式等与分析哲学最接近的现象学家了,之后的海德格尔等更可能让分析哲学学者连读下去的兴趣都没有。这种情况日积月累,就会导致分析哲学与现象学的区隔越来越大,分析哲学界对现象学漠不关心。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如此就更难以去评判各种现象学方法是好是坏了。 从学理的角度来说, @张石敧在对 @殷守甫的答案对现象学和存在主义很感兴趣,请问初学者如何入门?的评论中提到的文章向分析哲学家介绍现象学是一篇很清楚的联系胡塞尔与弗雷格所共同面对、共同讨论的哲学基础、哲学问题的文章。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但是这篇文章讲的只是故事的开头,分析哲学和现象学最终分道扬镳的情况它就没讲出来。

正如该文所说,弗雷格在讨论语言的意义问题的时候提供了一个三分法:名称—涵义(sense,文内用的意义meaning一词不够准确)—指称。名称代表语言的物理层面,而涵义和指称代表语言的意义层面,而且弗雷格认为涵义呈现指称——从认识论的角度而言就是只有把握到了涵义,我们才能去把握语言指称的什么东西。

什么是胡塞尔的现象学 分析哲学对于胡塞尔的悬置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这个三元区分似乎确实与胡塞尔的行动—意向内容—对象三分法有一一对应关系。然而弗雷格与胡塞尔的观点有以下两大决然的区别: 1,尽管指称必须由涵义呈现,但弗雷格认为以语义学进路来讨论形而上学时必须既谈论涵义又谈论指称,因此他不会认为对象应该被悬置。

相反,对象在哲学语义学和形而上学中都是必要的。而且,他所说的对象包括但远远不仅仅是那些物理时空或心理活动中的对象,他在《思想:一种逻辑研究》中一开始就提到“真”是逻辑研究的对象,正如物理学要研究重力和热一样,逻辑要研究“什么才是为真”、发现“何以为真”的规律(而且还要注意,弗雷格接下来就提到,逻辑研究的真与思维对真的判断“将XX视为真”有区别;还有真不可定义,也不能诉诸于符合论这样的真理论来进行研究)。

因此,在面向对象的形而上学态度方面,弗雷格与胡塞尔算得上是南辕北辙。

即使后来分析哲学内部产生很多对弗雷格纲领的误读和批评(前者如摹状词理论,后者如各种直接指称理论),但在各种领域中对象的意义和形而上学方面的优位地位却似乎很少被真正地挑战过。【注1】 2,弗雷格认为涵义是客观的、外在于人的心理活动的、公共可把握的东西;而至少从分析哲学家的表层观感上来看,现象学的意向内容是内省的、第一人称视角把握的东西。

因此,弗雷格至少不会以现象学的方式来谈论涵义(而且弗雷格会批评胡塞尔犯有心理主义的错误),也不会去主动地谈论一般意义上的意向性或心理内容之类的东西——因为弗雷格关注的涵义是客观的、既非物理又非心理的东西;尽管意向内容可以在认识论上帮助理解涵义,但它不是涵义本身。

到了后来,分析哲学内部出现了“分析”的心灵哲学,开始以“分析”的方式谈论意向性等心理内容,并将身心关系、主体对外界的意识与意向性等视为哲学研究的重要对象。正如我在对现象学和存在主义很感兴趣,请问初学者如何入门?的评论中所说的那样,我认为这样的心灵哲学与其说是上接康德与弗雷格传统,倒不如说是上接笛卡尔传统,同时也充满了对弗雷格纲领的误读和误用。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并不认为心灵哲学的讨论在分析哲学中占有非常关键而核心的地位(尽管它很热门,我也了解其情况)【注2】。

不过,感谢题主 @赵守卿等的一些讨论,让我知道现象学也要去批判笛卡尔,也要悬置主体;这时,或许弗雷格和胡塞尔的区别就未必如一般人所想象得那么大。

无论如何,从上面这两点来看,弗雷格传统下的分析哲学和胡塞尔传统下的现象学虽然所讨论的问题起点接近,但从方法、取向、形而上学上都采取了不同的态度,那最后双方形成井水不犯河水的情势也是很自然的——它们或许都可以认为对方所讨论的东西也许是有价值的,但都不是自己所需要的。

于是分析哲学家大多对现象学悬置都谈不出什么好坏,最多只会抱怨一下内省的意向性分析不够客观、意向内容很难把握罢了。

————————(以下私货高能)————————— 但是,这是不是表明分析哲学和现象学除了哲学起点之外就不可能有什么交点呢?这倒未必。这就要提到我在另一个答案不完备定理有哪些显著的哲学影响?的评论中讲到的哥德尔对现象学的重视,尤其是哥德尔似乎很喜欢现象学对直观的刻画。

直观在分析哲学中其实是相当尴尬的,首先是大多论证归根结底都要追溯为直观,于是直观很重要;但其次运用“直观”在分析哲学的论证中相当泛滥甚至到了有点滥用的地步了。

因此包括我自己在内,我相信很多分析哲学学者对直观是持有相当审慎的态度的,能不用则不用,要用就要用的精确。可是吊诡的是分析哲学似乎没法建构起一个靠谱的直观理论(想想弗雷格纲领的研究旨趣),明明知道它重要却似乎没什么办法去解决。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现象学的直观是不是能成为一个好的可借用的资源? 这就取决于分析哲学到底需要直观来干什么。在我的整体的哲学构想之中,我认为哲学是一种能够发现客观事物的学科,而能够(也只能)被哲学发现的事物有以下两种: 1,各种可能性; 2,能够构成一切可能性的必然性。

【注3】 而分析哲学的“分析”就是要去分、析(所谓分,就是要将世间的各种事物清晰地区分开来;所谓析,就是要明确这些事物的构成性特征——要么是它们由什么事物构成,要么是它们能构成其他什么事物)关于以上两种可以被哲学发现之事物的以下几个特性: 1,必然性自身的构件,以及这些构件如何构成必然性; 2,在明晰必然性的前提下,发现各种满足某种必然性的构件经过自由组合之后形成的各种可能性。

(关于分析的典范,大家可以读一读弗雷格在《论概念与对象》中对“马这个概念不是一个概念”的分析) 可是,既然要进行分析,那么我们的问题就来了:我们如何知道这些事物是可以如此区分以及如此组合?从经验世界的角度来看,一些非常基本的区分和组合要依赖于某种意义上的直观:比如我们如何区分两个人A和B的面容(尽管他们可能长相非常相似)?如果我们天天都见到太阳升起后公鸡打鸣,我们如何建构起一个似律判断“太阳升起则公鸡会打鸣”?——尤其是后者既涉及到从有穷归纳到无穷规律,又涉及到因果关系的不对称特征,这个不是光靠有限的经验观察数据等就能解决的问题。

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诉诸(多数是经验意义上的、少数是先验的)直观。而哲学所发现的那两类事物显然更可能是非经验的抽象事物,那么就很可能要更加诉诸于(先验的甚至是超验的)直观。

那么,现象学的直观能不能满足这样的要求? 【注1】声称“分析哲学要消除排斥形而上学”的人绝对是只知有逻辑经验主义,不知有分析哲学。且不论弗雷格纲领在形而上学上的强度,20世纪60年代之后形而上学在分析哲学中的大回潮也不能轻易地回避否定。

【注2】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关于心灵的自然主义对于分析哲学而言只是疥癞之疾,就算它是对的,它也不重要。 【注3】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哲学整体上是不可能走向自然主义的。

就算有一些局部(如心灵)可以自然化,但其必定仍然遗留大量不可自然化的部分。而且自然科学越发展自身就越需要一个非自然主义的论证和辩护,哲学也需要发现自然科学中所隐含的各种必然性与可能性。 ———————————— @张石敧兄,你就光顾着看戏,不亲自入场玩一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