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2017/5/1 23:35:31

晚上睡不着,翻电影看到你评小时代的影评,觉得很有意思,至少在篇幅上说明楼主是个较真儿的人, 晚上睡不着,翻电影看到你评小时代的影评,觉得很有意思,至少在篇幅上说明楼主是个较真儿的人,我也较真儿,所以喜欢较真儿的朋友。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然后逛逛你的主页,偶然看到这篇评论,聊聊。先说一下我并不是来彻底、完全反对你的观点,因为我接下来要表述的观点,它的依据,在咱们大陆暂且无法实现,所以只能是聊聊。先从一个侧面来说,楼主你觉得一个法制健全且司法公正的国家、地区,公共场所两人打架,周围路人不知缘由,那么他们的理想做法应该是什么?——1、纯围观;2、帮强势打弱势;3、帮弱势打强势;4、用语言、肢体进行干预,试图让双方冷静;5、报警。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1类型人无聊,2类型人不知所谓,不讨论。说说3,从行为上来看,这应该属于“正义”,路见不平,问题是不知道事件起因,你无法分出对错,仅从强弱上判断正确一方,错误一方,这是相当武断的。这个强弱不仅仅指武力,还包括很多,比如双方衣着判断出的职业、社会地位不同等等,如城管打小贩,西装革履打农民工,领导干部打普通市民,日本人打中国人。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如果在大陆,发生上述事件,周围群众反应会如何,我相信,有用拳头帮忙;有用语言谴责;有用手机拍照留存证据的;(报警的咱们后面讨论);甚至纯围观的人也会自觉组成人墙,不让“强势”一方离开。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但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判断对了吗?城管与小贩的例子,一个夏俊峰、一个崔英杰都很典型。

夏俊峰案疑点重重,这些疑点并不全是城管一方的,夏俊峰本人与其妻证词有多处前后矛盾,当年天涯此案也是吵得沸沸扬扬,多人人肉出夏俊峰乃事发市场一霸,本身就做一些违法的事情等等,楼主有兴趣可以去查。崔英杰案是另一个方向,此案没有绝对的坏人,双方都是被逼无奈,类似还有狱警打人事件等,网上很多。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这些说明,从表面现象是看不出本质的,你无法得知那边才是对,那边才是错,你帮弱势打架,很可能是在帮着强势,至少也不是“正义”的举动。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关于“见义勇为”——“见义勇为”在中国属于受推崇的传统美德,它是个道德概念而非法律概念,国外并不鼓励普通公民冒险与犯罪作斗争,例如美国强调公民遇到犯罪事件时的表现是“1、保证自身安全,2、确保1的情况下尽快报警。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3、确保1、2的情况下,尽可能记住对事件有利的证据。”等等。而我国大陆,恰恰没有针对“见义勇为”的司法解释。——“除宪法的某些条款对之作了较为原则的规定外,调整见义勇为的法律规定主要散见在各部门法中,包括了民法、刑法和行政法。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网易新闻““见义勇为无罪论”是反法治”2012-03-23)上述,我们可以推出这么一个结论——如果一个善于思考且懂法的路人,他一定不会帮任何一方去打另一方。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那么4,关于拦架。上海徐家汇麦当劳事件,对于当时无人干预,事后舆论一边倒的质疑国人麻木、冷漠、无爱心。然后一帮子愤怒的国人站出来,说如果当时他或她本人在场,一定抡起桌子、椅子、厨刀、书包云云,说这些话的人都不腰疼,现场什么样除了那些没有干预的路人,谁也不知道。

闾丘露薇纽约式过马路 香港式打人——有感于《 纽约式过马路》及印度人打人事件

为什么路人不干预,一方面同3,他们不知真相,无法认清对错方;一方面,没有人肯定会是杀人事件,都不知道事件的严重性,(舆论中一边倒的声音统统是已知事件真相、已知受害人死亡后才发出的声音);一方面也许有人想上去帮忙但考虑到帮忙也许会让自己也成为犯罪分子;最重要的一方面,他们也怕受重伤,甚至死亡。

无论什么原因,路人一定是做出了对自己最无害的选择,这没有什么可耻辱的、也无关麻木与冷漠。

你可以评价不拉架的人胆小,我也可以评论拉架的人草率。那么我们可不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如果一个谨慎的路人,他也不会上前去拉架。5、报警。

在一个法制健全且司法公正的国家、地区,报警就代表正义,就代表热心、就代表帮助。这足够了。因为法制健全,因为司法公正,所以我相信警察、相信法官,我判断不出对错,法律、法官会替我判断;我担心我的干预受到伤害,那么警察有能力制止双方。

如果警察来之前,施暴者逃跑了呢,我可以躲在角落里偷偷拍张照片作为证据,帮助警方侦破案件。那为什么我就不能帮着我的同胞打洋人?其实除了1,23都直接触犯了香港法律,4间接也触犯了,包括我上述说的有关“见义勇为”。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八条——其中“香港居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香港居民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监禁。禁止对居民施行酷刑、任意或非法剥夺居民的生命。”香港人权法案条例第五条第一点——其中“人人有权享有身体自由及人身安全,任何人不得无理予以逮捕或拘禁”——这个“无理”就是指路人,除了司法执行人员,其他人都是“无理”。

综上所述,在香港,路人围观不上前拉架、帮忙、甚至是参与打架,正是源自法律的不可为,而拍照、报警,也正是源自法律的可为与必为——报警是义务,拍照是留存证据。

从这上面,楼主你还真不好因此而批评港人,这和映射奴性更搭不上边。这个问题聊完了,关于3中强势打弱势,或者其他国家的人打中国人,然后周围群众上前帮忙,甚至警察对帮忙者睁眼闭眼的说法,我个人觉得,这些恰恰说明——1、我们的法律不健全,或者干脆说法律执行力不强,有法不依。

睁眼闭眼什么的还是表象。2、国人对我国法律的不信任,或者对执法队伍的不信任。

它还从侧面说明了为什么国人要马上动手,“——也许现在不动手,警察来了会帮着外国人、帮着有权有势有地位的人。”、“——他一定会逃离法律制裁,所以现在不动手就晚了,我来替法律主持公道。

”3、部分国人中客观存在的狭隘民族自尊心,因为楼主你提到了“洋人”一词,那么咱么设想,中国人打中国人和外国人打中国人,哪种情况受害者得到的帮助多?至于这个自尊心是怎么来的,不用咱们讨论了。

因为上面这一段话,也就证明了中国大陆式打人,它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也许还透着点愚昧的选择。如果是无奈的选择——那么楼主你这个观点并不错。综上所述,我的观点是——“香港式打人”是法律发展的必然.

什么时候咱们大陆也普遍这样,说不也定是因为咱们社会更民主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是退步了,你懂的!另,关于部分港人对待“尿童”的做法或者态度,我与你观点一致,是过了!时间关系,写的有点浅,如果你有些不同的看法,咱们可以继续沟通。日安。话说我睡不着打的字,打着打着已经瞌睡了! ... 蓝人

惭愧,我其实不算较真的人,那篇影评是杂志约稿故而有个比较说得过去的篇幅,这篇是嘲讽下闾丘露薇那篇纽约式过马路的文章,对于香港人惯有的差别性对待大陆人与外籍人士的心态调侃下。 他们到底该怎么做算是理想我不会替他们下结论,我只是指出香港多年一贯的,关于看到对象疑似大陆人与对象疑似外籍人士的不良举动的差别对待,以及引发的截然不同的后续舆论效果。

其实香港人怎么反应我都不觉得是“非理想”的,只是每每都能根据对象的国籍来判断香港人的反应,宽容或苛求、理智或谩骂、团结或漠然,这个事实就显得不那么“理想”了,其余的见义勇为与否,围观与否,法治社会与否,我几乎都没打算探讨。

很感谢您回复我这么多,不过您或同意或不同意的观点从问题到答案似乎大多都不是我的观点而是假设的你的观点啊,我几乎无从插嘴啦。

我倒认为您这篇文章可称为是篇很独立地探讨突发事件群众反映的盲目性与国内法治现状关系的文章,其实算不上是反驳我或是赞同我,所以我也不需探讨同意或不同意不是吗? ps:您看过的电影很多,希望以后有机会多多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