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日前刚刚闭幕的全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工作会议传出消息,沈阳、西安、重庆、广州飞行管制(分)区等10个区域,将进行1000米以下空域管理改革试点,并计划于明年推向全国。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该项改革意味着民用飞机未来使用1000米以下低空空域将无须获得军方批准,包括私人飞行、公务飞行、旅游、农业、海洋开发等在内的低空飞行应用市场将逐步打开。由此,国内低空改革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规模巨大的通用航空市场也即将开启。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A股至少有14家公司涉足通用航空或低空飞行产业链。若低空飞行放开,航空地面基础设施设备企业将最先受益,产业链其他领域将迟滞受益。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业界翘首期盼

低空开放

近年来,国务院、国家民用航空局及军方层面对通用航空、低空飞行曾展开多次探讨,出台了多项文件。具体到低空空域改革方面,国务院、中央军委2010年出台了《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将1000米以下的低空区域分为报告区域、监视区域、管制空域。其中报告区域可自由飞行,但需报告起降时间,而管制区域则严格限制飞行,需提前申请并随时接受管制指挥。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此后3年,低空飞行依然处于全管制或半管制状态。直到去年年底,国家空管委等部门开始着手制订《低空空域使用管理规定》(下称《规定》)草案,半年后又出台《规定》的征求意见稿,此举被解读为低空飞行即将破冰。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尽管《规定》何时正式出台目前仍悬而未决,但诸多研究机构及上市公司已经对低空开放充满期待。

长江证券(行情 研报)机械行业研究员章诚、刘军认为,中国通用航空及低空飞行应用极为落后,而基于广阔的领土面积、快速增长的经济发展水平等,国内通用航空存在巨大的待释放需求,由此令地面设施及装备、机场雷达、地面检查系统等基础设施的需求充满较高预期。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注意到,不少投资者均在询问低空飞行相关问题。

例如,有投资者向川大智胜(行情 研报)询问公司是否有布局低空领域的规划。还有投资者向中信海直(行情 研报)发问,《低空空域使用管理规定》何时出台,公司会否加大陆上通航业务布局等。不少公司在回复低空飞行等问题上较为谨慎,并未明确述及将大规模布局通用航空甚至低空飞行产业链。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通航产业

将迎快速发展期

尽管目前国内通航产业只有100亿元至200亿元的市场规模,但A股市场仍有不少公司已经涉足。以中信海直为例,该公司主营业务便是通用航空飞行服务业务和通用航空维修业务,去年收入达11.87亿元。据中信海直去年年报披露,公司通用航空已广泛应用于海上石油开发、航空护林、海洋巡查、航空摄影、电力巡线、极地科考等领域。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此外,海特高新(行情 研报)对通用航空发展前景也较为乐观,公司预计2020年国内通用航空飞机、直升机将超过1.7万架,公司旗下专门设立有天津宜捷海特通用航空服务有限公司。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若将观察视角放大到整个产业链,目前A股至少有14家公司涉足通用航空或低空飞行产业链,涵盖整机、飞机部件、通航飞机运营、空管系统、雷达、教学培训等通用航空各个细分领域。据浙商证券等研究机构预计,低空飞行放开导致通用航空快速发展的初期,航空地面基础设施设备企业将最先受益,而产业链其他领域将迟滞受益。

低空飞行器管制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

有意思的是,就在全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工作会议决定在沈阳、西安等空域试点低空飞行改革不久,中国民生投资(行情 研报)(下称“中民投”)于11月24日宣布收购民生国际通航61.25%股权,后者则全资收购亚联公务机公司,由此进军通用航空产业。该次并购完成后,民生国际通航将成为亚洲最大的公务机托管运营商之一。

相对而言,目前国内通用航空及低空飞行产业尚无绝对的行业龙头,各公司分工较为明确。随着中民投等新锐实力及中信海直、哈飞股份(行情 研报)等老牌公司对市场的进一步蚕食,国内通用航空及低空飞行领域或将迎来快速发展期。

不过,中信证券(行情 研报)一位研究员对记者表示,美国通用航空历经30年才发展至万亿元规模,中国通用航空及低空飞行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制约低空飞行最关键的因素是低空空域管制,这个瓶颈因素消除后,基础设施的不足及专业人才的匮乏等也是长期制约因素,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弥补。”上述研究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