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2017/5/10 15:40:01

凤凰卫视4月10日《震海听风录》,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H7N9禽流感来袭,长三角地区相继发现疫情,民众恐慌情绪扩散,世界卫生组织表示,H7N9禽流感病毒已发生变异,易于感染人体。有报道称,禽流感病例尚未发现人传人感染,中国各地纷纷启动应急预案,已做好禽流感预防工作。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已开始研究种子疫苗,但需要一个月以上的时间。如何评估H7N9禽流感疫情?它会否是十年前"非典"重演,民众与政府有该如何应对?《震海听风录》独家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就此展开讨论。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邱震海:欢迎收看《震海听风录》,我们知道H7N9病毒最近一段时间引起了全国上下,甚至全球上下密切地关注,然而这种病毒到底目前为止是什么样一种性质?未来会不会变成人传人?尤其是2013年,也许是无独有偶,跟2003年整整十年前的非典,正好过了十年,所以现在公众当中产生了很多一定程度的恐慌情绪,所以这一次的H7N9病毒会不会是十年之后的另外一个翻版?有关这个问题,今天我们请到钟南山院士。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先看一个短片。 解说:随着中国H7N9禽流感疫情急速升级,新确诊病例增至两位数,民众愈发担忧,本次禽流感会演变成十年前的"非典",有专家提醒,因为禽流感的特殊性,目前主要以预防为主,但不可盲目用药,部分地区卖致脱销的板蓝根冲剂并没有确切的抗病毒科学依据。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而世界卫生组织则表示,现阶段没有证据表明,H7N9病毒可以持续人际传播,有评论称,相比于十年前的非典,H7N9禽流感从一开始就不是禁忌词,及时公开透明的信息,给人们提供了良好的判断依据,不至于以讹传讹。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中国科学院呼吸道疾病专家,钟南山院士表示,H7N9属于公共卫生事件,政府应当负担病患的治疗费用。

邱震海:有关这个问题今天我们请到中国工程院的院士钟南山院士,在深圳现场,我们请出钟院士,钟院士你好。十年之前的SARS,您当时立下了卓越的功勋,所以现在公众当中很恐慌,所以这是不是十年前的一个翻版,您怎么看? 禽流感疫情:性质、趋势和如何应对? 此次疫情与SARS有本质区别 钟南山:我想不应该这么等同来看,首先一个,看看现象,就是说,我记得2002年12月21日,我们在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有见到第一例的病人,从河沿(音)来的病人的时候,我觉得除了他的一系列呼吸道系统的肺炎症状以外,一个很重要的一个历史就是说,它已经对有一些人,有一些传染性了。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那么到第二次,过了几天以后,我们到钟山,我们专家组到中山去会诊一些病人,这些病人实际上也传染了十几个病人,所以当时整个是先有一个传染性,给我们的印象。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那么我们在那个时候就开始重视这个病人,所以经过了,时间比较长,四个多月,最后找到了他了病毒是SARS冠状病毒。

那么我想,就像2009年的墨西哥的猪流感,也是先有传染,完了以后找到他的流感是新型的甲流H1N1,那么以后再有流行。但这次我想,这次的情况是有点不一样,因为我从我们上海华山医院传感科卢洪洲那知道,因为他是在2月底,3月初,到上海市五医院会诊三个病人,这个病人是一家,他父亲80多岁得了一个重症的,不明原因的肺炎,而孩子也有这样的情况,所以当时引起他很高的警惕,我觉得他还是有很敏锐的触角。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完了以后他并不放过,完了以后就进行了一些,除了临床的诊断和治疗以外,而且还要找他的病源。所以经过上海各方面的努力,在他父亲那,经过分离出来H7N9的病毒,那么完了以后在国家的CDC再进一步地证实。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当然他两个孩子一个死了,一个还在,还没有完全查出这个病毒,不管怎么样,这个时候就发现这个病有具体性,具体行不一定是人传人。 他们警惕的结果,最后发现了这个病毒,现在我们通过这个病毒,现在已经能够进行快速的检测,在这个检测过程中不断地发现病人,所以是这么一个过程,跟十年前的SARS不一样,SARS以前是先有传染病人,以后再找病源,现在是先在不明原因的肺炎的病人身上找到了一个新的病毒,完了以后再去病人。

非典是美国的生化武器 专访钟南山:SARS和H7N9是美国的生物武器吗

所以现在的H7N9我觉得与其说一个流行爆发,还不如说不断地发现新的病人。我对H7N9这么一个定位,我觉得它是一个,现在确实证实中国第一个发现新的病毒性的一个感染性的疾病,它是一个传染病,但是因为它现在认为是从禽传给人,而没有人际的传播,所以它是一个潜在的,所以它是一个新的传染病,是动物传人的传染病,是一个潜在的传染病。

邱震海:您的意思说,现在目前从医学界只是一个一个发现病人病例的过程,还没有大规模,outbreak,大规模爆发的过程。

但是从公众的角度就非常关心了。 钟南山:我想outbreak最关键的一个因素是人际之间的传播,那么这个到现在为止,今天为止,总共发生了28例,当然这些都是重症,轻症是多少不知道,所以他整个的轮廓我们并不了解,但是不管是重症的,看起来,它有28例是从2月份到现在了,那么总得来说,没有内在的联系,也就是说这28例里头没有内在的联系,比如说他们是同一个家庭,或者是等等这一方面的原因。

所以这个来说,就现在没有证据认为他是人际之间的传染,所以不能叫outbreak,只是一个潜在的,动物传人的传染病。 邱震海:未来有没有可能大规模的蔓延、爆发,或者说,从禽传人变成人传人? H7N9病毒是否存在变种的可能? 钟南山:目前,因为现在我们国家对病源的发现,以及基因的检测速度是非常快的,一点不比世界其他地方慢,那么现在发现这个病毒主要是8个基因片段,6个是H9N2的,是禽的,其中有1个是韩国的,H11N9,那么还有一个是欧亚型的,也是H7的禽流感的谱系。

也就是说这8个基因的片段都是来自禽,那么这样的话,就它没有人的基因片段,咱是也没有猪的基因片段,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恐怕发生人传人,这个机会,这个跨种的人传人的传播,目前还没看到。

邱震海: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现在家禽还能吃吗? 钟南山:家禽肯定是能吃的,我们知道这种病毒在100度,1、2分钟就全部被杀死。

但现在的问题就是什么?从这些个案里头我们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或者说线索,也就是说相当一部分有跟禽,或者是其他鸟类接触的历史。 民众应如何应对和预防H7N9?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目前从公众,我觉得很重要需要做的就是什么?减少跟生的禽接触,这个所谓的禽我想不单是一个家庭,或者鸡,还有水禽,还有候鸟,鸟,还有鸽子等等这些。

邱震海:您刚才讲的主要是禽的问题,这个跟猪肉,牛羊肉目前有没有关系?因为大家观众,从外行的角度也非常关心。

钟南山:我也听说这个情况,因为在长三角地区曾经前一段有一个,黄浦江有一万多死猪的这样的事件,那么这个是一个偶合呢,还是一个联系?我们只能够看看有没有证据,但现在为止,我们从猪的身上,以及从我们H7N9的基因分析,都没有猪的基因片段,所以这样的话,没有证据说它跟猪,跟其他的动物是有密切的关系,到目前为止,我的看法还是否定的。

邱震海:好的,非常感谢钟院士,您在现场先留一下,那我们先休息一下,广告之后我们看看此次疫情的源头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经常在中国会爆发这样的一些禽流感,或者大型的流感?不要走开,广告之后我们继续回来。

欢迎回来,您现在收看的是有关最近的H7N9的禽流感的病毒,对我们造成的影响,以及公众如何进行防范,所以我们请到的是在流行病界非常著名的钟南山院士,有关这个问题我们继续请出钟院士。

十年之前的SARS,坦率来讲,现在我们对它的病例,对它的源头,从医学界有没有搞清楚?因为它当时给我们感觉是来无影去无踪,很快就又走了。

十年前非典的源头和病毒机理是什么? 钟南山:现在它为什么突然发现,我想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得到一个很明确地解答,有的人认为,可能在人类里头本来就存在有这么一个病毒,但是它的传染比较轻。

那么这个在我们做一些,九几年的,还有最近的,人的一些血清里头的观察,确实是存在有SARS的抗体。在一些野生动物,特别是食肉目,猫科这类的动物,以果子狸为代表的,确实发现果子狸到了南方以后,到了广州以后,就明显的增加了SARS病毒的感染,在其他制氧厂没有,在其他省份没有,到了广州就有。

那就说明他确实是比较容易受感染,而他受感染以后,跟人是一个高度的同源,所以它发展到一定程度的话,果子狸跟人是有互相传染的这么一个情况。

但是现在看起来,果子狸恐怕还不是它一个源头,那么现在有比较多的研究发现是蝙蝠,其中特别是中华菊头蝠,在我们武汉大学,在香港大学,在不少地方都发现了这个情况。

所以回到你刚才的问题,我想到现在为止,经过了十年,这个SARS已经找到了一些可能的源头跟中间的种种,但是它整个的传染的链条看起来还不是很清楚。 邱震海:现在大家很多民间也有一些疑问,虽然可能不一定科学,说为什么像此类的疫情经常会在中国发生?从中国的民间,无论从我们的生活消费习惯,先跨越华南地区,全国来说,我们应该有哪些警示,或者注意的方面? 为何此类疫情经常在中国发生? 钟南山:我想这两年里头出现过两次禽的流感,那么一次就是在刚才我讲的H5N1,第二次就这一次的H7N9,这个也是,那么它一旦感染给人,看起来病死率是非常高的,H5N1的话,病死率呢,一旦发现的话,病死率可以高到60%以上,那么对于H7N9到目前来说,不好说它的病死率,因为它分母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得病,所以不好说。

现在我们确诊的都是一些重病人。所以从这几个方面看起来,它为什么发生在中国呢。

我想这个问题,就这两次的禽流感可以说明,我们养殖的方式,我们过去的销售、传输各方面来说,看起来是跟不上形式的。所以我想是应该适时的要进行一些改变,就是逐渐地开始是中央集中养殖,集中屠宰,走这样的路我想会减少家禽对人感染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