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2017/5/24 10:46:34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张静(中华女子学院)2010年《国医 》杂志发表文章 《吕氏春秋》中提到:“大喜、大怒、大忧、大恐、大哀,五者接踵,则生害矣。”医生在职场中履行救死扶伤的职责,日复一日的医院工作环境,难免会有一些职场压力。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由于医生这一职业决定着他们必须更多地跟人类的出生、疾病、挣扎乃至死亡等消极情境打交道,医院的人来人往、患者的形形色色、医患关系的复杂等情况的交织,导致医生的职业压力自然而然地客观存在。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首先,医生压力受工作科室的风险系数影响。也就是说,比较容易呈现出心理压力的医生岗位倾向于风险较大的科室,如急诊、ICU、外科、肿瘤科、烧伤科、传染科等岗位的医生,在工作强度、职业应对,医患关系等方面无形中比其他科室的医生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投入,身体疲惫感、职业紧张程度会给人带来一些潜在的焦虑。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一旦医生自身无法调适,就会出现职业倦怠、职业挫折等职场压力。其次,医生压力受其职业作息时间的影响。

从机构定位上来讲,医院应当是一个特殊的服务机构,24小时为患者提供服务的模式注定了医生、尤其是年轻医生需要三班倒,也就是需要上晚夜班。经常值夜班的医生作息时间难以相对稳定,部分科室的医生可能休息时间内也随时需要待命加班手术,生物钟的紊乱在饮食与生活节奏都需要个体自身作出相应的调整。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人的神经系统调节是最需要规律性的生物调节的,一旦生活作息时间不够稳定,时间长了植物神经的功能也就可能发生一些变化。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这些职业环境与生物钟的变化可能影响到医生的心情调节,医生不高兴,外加情绪无法自我调节自然也就影响到医疗服务的效果。再次,医生压力受其从医经验及心态成熟与否的影响。在医院工作多年的主治或主任医生,积累了较多的医学经验,对于自身的医疗技术的自信心驾驭,医院待遇及患者的尊重等各种因素都会增加他们的职业认同与心态成熟感。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而年轻医生则正好相反,从业时间较短、经验缺乏,心态不够成熟稳定,在接诊时容易卷入自身情绪,这些都是年轻医生的不足之处;虽然年轻医生多半在学历层次、视野开阔,思维开放与医疗创新等方面有优势,但是在临床服务上是需要经验积累的。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临床治疗的实践经验越多,医疗服务技术的增长越快,因此,在漫长的医生职业生涯开始之际,年轻医生更加需要用平和的心态去面对医患关系与自我发展。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最后,医生压力可能源自其自身职业之外的因素。医生需要面临的压力,除却患方、院方、政府及卫生行政部门等方面可能存在的压力之外,还有一些职业之外的压力,这就是与其他职业的人们一样可能存在的各种生活压力。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医生的个人成长、婚恋关系、家庭环境、亲子教育、经济收入、住房保障,失业养老等情况同样会对医生的职业产生一些间接的影响。

医生职业压力 临床医生的职业压力与心理健康

其实,只要是人,社会生活中的人总是有一定的压力存在的。对于医生而言,无论在城市或乡村,不论在哪个医院、哪个科室、哪个年龄段的临床医生都可能面临一些职场压力,关键在于医生自身作为助人者面临压力时的自我应对能力与调适程度如何。

作为一名称职的医生,需要尽可能的在上班时间内保证自己的心态平和、善于自控,才能保证自己的心理健康正常发展。当医生自己不高兴时,最好需要适时的疏泄,比如找一个自己可以信任的朋友或亲人倾诉,甚至可以找心理医生交流一下。

医生定期的、适当地主动寻求自我疏泄,会带来一些轻松的感觉,有更好的心情去面对患者的复杂情境。此外,医院需要积极地重视医生的心理健康,采取一些有效的措施为医生服务。

一方面可以考虑在医院为医生提供比较好的休息环境。比如设立医生休息交流站,这个交流站指的是,有条件的医院可以考虑为等待接班或中间放松的医生提供咖啡及茶水休息空间,在休息站里放一些杂志、报纸之类的物品,让医生在上班前及工作空余时有一个好的环境稍微放松一下。

另一方面,在医院管理上适当增员,定期组织职业减压讲座交流,做好医生心理卫生知识培训,鼓励医生一旦意识到自己有心理问题及时就医。比如医院可以考虑请医疗社工开设医生成长小组,医务工作坊等等。

在这里,我想提到一位医生,他是湖南省浏阳市人民医院大内科总住院医师刘景燕:刘医师出身农家、名校毕业后服务家乡,在几十年的从医生涯中,在医术、医德,医风,为人处世等各个层面都始终如一,面对患者的各种情境,不同身份都平等对待,最难能可贵的是面对贫困与弱势的患者能设身处地地倍加支持。

在他所服务的医院乃至整个城市,很多患者慕他名而来,他以一个医师的能力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任何时候,患者在刘医师的脸上随时看到的都是淡淡的、平和的,亲人般关心的笑容,听到的永远是细心呵护般的就诊问候,获得的是低成本高效率的医疗服务。究其原因,除了刘医师自身的品质优秀与职业能力之外,我发现他的妻子是一个在高中从事心理咨询的老师,几十年的家庭生活中,她无形中成了丈夫释放医生职业压力、促进医疗技术同步成长的终身支持者。

现代经济社会,做一个受欢迎自我认同高的临床医生,很不容易;做一个受很多人喜爱而自我成就感强的医生,更不容易。

总之,医院应该更多的考虑如何提升医生队伍的能力建设与服务品质:保证医生的心理健康,减缓医生职业压力,鼓励医生做好自我调适,必然可以带来更好的医疗服务,并促进医院及医生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