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2017/5/26 16:09:12

高校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问题直接关系到高等院校的日常工作效率、办学质量甚至国家教育发展的未来。此次研究随机调查了江苏省部分医学高校行政工作人员的现状,从工作状况、职业倦怠评分及对工作的评价等方面着手,研究高校行政人员职业倦怠产生的原因并探寻改进的措施。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关键词]

高校;行政人员;职业倦怠

职业倦怠的概念最早由美国心理学家Freudengarger提出,主要是指在以人为服务对象的行业中的人们因工作时间过长、工作量过大、工作强度过高而出现的一种疲倦不堪的心理状态,包括情绪衰竭、去个性化、个人成就感降低等多方面的典型症状特点[1]。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高校行政人员的职业特点决定了其工作对象是各种身份的人,因而难免会出现职业倦怠的现象。行政人员是高校不可或缺的群体,他们能否充分发挥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将直接影响到高校的办学质量。现通过对医学高校职业倦怠现状调查与研究,探析职业倦怠的成因及对策。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一、研究对象与方法

1.研究对象。抽取江苏两所医学高校,按不同岗位、年龄、职称对行政工作人员展开随机抽样,进行问卷调查,调查对象480人。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2.研究方法。调查采用问卷调查法,选取李永鑫编制的工作倦怠问卷CMBI[2]。发放问卷500份,回收有效问卷480份,回收率96%。对调查数据采用Epidata3.1软件建立数据库,采用双轨录入方法录入数据。用SPSS18.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3.研究内容。此次研究的内容涉及个人信息、工作状况及CMBI中关于工作倦怠评分的内容,包括情感衰竭等3个维度,共计15个项目。此外还询问了受访者对于当前工作的评价。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二、调查结果

1.基本情况。480名调查对象中,共253名男性,227名女性。其中本科及以下学历占68%,硕士学历占到了25%,其余为博士学历。298名调查对象年龄在25至30岁,127名在30至35岁,其他调查对象年龄多在36至40岁。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110名受访者工作经验在5年以下,占23%,工作时间在5-19年和20年以上者分别占总数的64%和13%。29%的受访者每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41%月收入在2000至4000元之间,18%在4000至6000之间,12%月收入在6000元以上。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2.工作状况。受访的行政人员普遍处于行政工作的第一线,18%的调查对象表示不需加班即可完成工作,34%每周需加班5小时以上,其他表示需加班1至5小时。近一半调查对象表示除本职工作外,需要参与其他部门或岗位的额外工作,其中68%需参加教学或相关工作,22%为学校大型活动或会议任务,10%为其他。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调查对象认为当前行政工作的困难主要在于工作经验缺乏(40%)和酬劳低于预期(38%)(见图1)。对于行政人员的发展前景,超过40%的受访者认为需依靠工作经验和资历来获得晋升,而希望参加相关专业的学术交流或培训的各占26%和18%。

工作倦怠调查 行政工作人员的职业倦怠调查

3.职业倦怠得分情况。在480名调查对象中,情感衰竭者(情感衰竭≥25分)占30.8%,人格解体者(人格解体≥11分)占34.2%,成就感降低者(成就感降低≥16分)占46.9%。职业倦怠者347人,占总人数的72%,其中轻度倦怠者208人,占60%;中度倦怠者122人,占35%;重度倦怠者17人,占5%。

不同性别、职称的行政人员在各维度的得分差别无统计学意义;未婚者在人格解体和成就感降低维度的得分与已婚者的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不同工作年限的行政人员在情感衰竭维度的得分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见附表)。

4.工作评价。58%的调查对象认为自己的工作量非常大;35%认为工作量较大。压力主要来自工作和生活的分别占55%和41%,78%表示两者压力都很大。35岁以上行政人员觉工作压力较大的比例高于35岁以下者(2=11.27,P<>

三、讨论

高校行政人员虽非传统意义上的教师,但也为高校运转贡献着力量,是影响办学质量的关键。行政人员的职业倦怠,是高校工作中不可忽视的问题。综合此次调查分析结果,高校行政人员职业倦怠产生有以下几点原因。

1.职业认同感低。本次调查中,对于目前工作状况表示满意者仅六成,可见行政人员的工作状况与预期目标还有一定差距。其中,职业认同感是影响工作满意度的一项重要因素。高校长期以来对行政工作缺乏足够的重视,存在着重教学科研轻管理的倾向,使激励政策向教学和科研倾斜,长此以往严重影响行政人员的积极性和自尊心,导致其职业认同感的缺失[3]。

对此,高校应加大对行政人员的支持力度,从而提高其工作自信心、责任感、成就感和职业认同感[4]。

2.晋升机会少,待遇偏低。近40%受访者认为其待遇偏低,而35%认为单位的晋升机制不完善,提示行政人员对高校的待遇和晋升机制存在不满。当下社会压力日益增加,行政岗与教学科研岗之间的收入差距逐级加大,导致许多高学历人才不愿意从事行政工作。学校可适当采取措施来激发行政人员的积极性,如职称评定、津贴分配等方面与科研人员一视同仁,激发行政人员的工作潜能[5]。

3.对行政工作角色定位不够准确。在职业倦怠得分中,未婚行政人员与已婚者相比,人格解体和成就感降低维度的得分存在差异,提示其对自身的工作角色定位不够准确。由于对自身认识的局限性,导致其不能很好地规划未来的发展,当参加工作的新鲜感退去,便容易产生对职业的厌倦感[6]。高校要加强心理健康教育,让行政人员正确评价自己的能力水平,这样既利于其自身发展,也利于高校行政工作和办学质量的提升。

4.考核机制僵化。超过30%的调查对象认为考核制度不合理,显示出高校对行政人员的工作评判存在着一定缺陷。目前高校对行政岗的考核种类繁多,然而不同部门、层级间的行政人员,其考核标准却往往大同小异,容易造成出工不出力的消极情况[7]。

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和合理的绩效评价机制,能够使行政人员获得公平感,亦会对工作充满热情。对于高校而言,如何提高行政工作的效率是影响办学质量以及教职工日常活动的重要课题。行政工作的高效率,既可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教师的工作压力,亦可提高学校的办学质量,实现教职工、学生和学校全面发展的局面。

行政人员的工作内容看似简单,实则需要极强的责任心和审慎的态度,避免行政人员职业倦怠的产生,对医学院校的发展有着十分长远的意义。

[参考文献]

[2]李永鑫,吴明证.工作倦怠的结构研究[J].心理科学,2005,28(2):454-457.

[3]蔡玲丽.论高校行政人员的工作自主性[J].中国电力教育,2011(5):23-26.

[4]刘思浚.关于高校教师职业倦怠的健康促进对策研究[J].江苏卫生保健:学术版,2011,13(5):48-49.

[5]孙健.高校行政人员职业化发展的现实思考[J].现代教育科学(高校研究),2012(4):95-97.

[6]崔妫,王芳,许燕.我国十地区医生职业倦怠状况的调查分析[J].中华医学杂志,2013,93(47):3773-3775.

[7]史金联.高校青年教师倦怠探析[J].重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2009,23(6):173-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