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2017/5/26 16:23:25

不少人在度过七天长假后回到岗位,总有强烈的不适应感,觉得工作没有积极性。其实,职业倦怠不仅仅出现在长假后的几天内。上海社会科学院委托华东师范大学心理系进行的“上海市员工工作倦怠现状”调查显示,40%的员工对工作感到倦怠。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在杭州,职业倦怠的情绪也时常弥漫在我们周围。面对职业倦怠,我们该如何做?杭州两位资深人力资源专业人士来告诉你。

“倦怠”于不经意间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工作倦怠”(jobburnout)一词最早出现于上世纪70年代的西方国家,用以描述以人为服务对象的职业领域中,个体出现的一系列负面的心理症状,如长期的情感消耗、身体疲劳、对服务对象的不人道态度和工作成就感降低等。“工作倦怠”通常以3个维度划分,即情绪衰竭、玩世不恭、成就感低落。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其实,频繁出现于各种心理学文献上的“工作倦怠”之术语,往往不经意间就发生在你的身上或者你的周围。

情绪衰竭:认为自己所有的情绪资源都已经耗竭,感觉工作特别累,压力特别大,缺乏工作冲劲和动力,在工作中有挫折感、紧张感,甚至出现害怕工作的情况。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周六晚上9点50分,袁华(化名)收起疲惫的笑脸,盘点一天的营业额。

从早上8点40分站到晚上10点,除了中午和晚上各15分钟的用餐时间,袁华要站近13个小时。和她攀谈不到1小时,记者已经累得靠在柜台边。“看到顾客要主动说‘欢迎光临’,走了要说‘谢谢再见’,脸上还要挂着笑容,公司和商场都这么规定的。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袁华说。“你每天都能做好这些规定动作吗?”记者问。“尽量做吧,但每天那么多顾客,也有做不到的时候。站得累了,微笑都会变得很机械。遇到自己心情不好时,笑容就很勉强。”袁华坦言。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袁华已经做了7年营业员,经常深更半夜到家,和老公话都来不及说就得休息,不开心的事只能往肚子里咽。“老公说我变得冷淡了,我说,上班都笑光了,回家哪还有力气笑?”袁华很无奈。“现在生存压力大,工作不好找,孩子又要上学。要不是为了生活,这份工作我早就没兴趣了。”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玩世不恭:刻意与工作以及其他与工作相关的人员保持距离,对工作不像以前那么热心和投入,丧失工作主动性,怀疑自己工作的意义,不再关心自己对工作是否有贡献。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工作5年后,李军(化名)好像苍老了许多,完全不像刚毕业时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李军自我解嘲地说:“像我这种人就是升不上去,不过这样过也自在。”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5年前,李军进入某机关工作。最初抱着对工作的热情和责任,李军表现非常突出:最艰苦的活儿主动请缨,下基层跑得比谁都勤快,集体的活动最热心张罗,写的调研报告最有分量。李军因此经常得到领导表扬。“枪打出头鸟”,李军招来了一些人的妒忌。

职业倦怠又称工作倦怠 你厌倦了工作么?四成员工出现职业倦怠

传言渐起,有人说他自恃甚高,目中无人,有的人说他和领导关系不正常。正巧碰上干部竞聘,组织上来考核的负责人找他谈话。李军听了传闻,气得拍案而起。事情澄清了,李军却落下了一个“说话比较刻薄,遇事容易偏激”的评价。

后来几年,李军惊异地发觉,只要有晋升的机会,都轮不到自己。“有好心人劝我去上面走动走动,不要一根筋到底,但按我的个性就是做不到。”

屡次得不到提升的李军,也丧失了对工作的热情。“还不如省点心力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我都看开了,那么积极有啥意思?”

成就感低落:对自己持有负面的评价,认为自己不能胜任工作,或认为自己的工作对他人没有什么贡献。

徐佳(化名)是一所中学的高一英语老师,工作已经4年。徐佳的工作比较轻松自在,薪水也不错,每年还有寒暑假。而且这几年里,徐佳顺利完成了结婚生子等人生必经程序,令一些仍在打拼却头疼自己终身大事的女朋友们羡慕不已。

刚开始工作,徐佳满怀着信心和热情,每天总是安排得井井有条,上课下课,一切都按部就班。但是干了4年以后,徐佳突然感到对工作失去了热情,也害怕和人交往。“年复一年,把一批批学生送到更高的年级后,我就完成了使命。我现在最怕朋友聚会,人家个个变化很大,我却还在原地重复教书。”

哪些人容易“倦怠”?

“工作倦怠最早的研究对象是服务员和护士。随着发展,倦怠的概念扩展到了服务医疗之外的领域。”华师大工作倦怠调查课题小组负责人殷晓峰告诉记者。

记者从报告中了解到,这次调查涉及制造行业、金融行业、机关团体、特殊服务行业和文体科技等五大领域,报告揭示,有40%的人对工作感到倦怠。

哪些人容易倦怠?记者从这份调查报告中摘录出以下主要结论:高级员工和中层管理人员倦怠最严重高级员工倦怠感明显高于高级管理人员和普通员工,42.5%的高级员工个人成就感很低。

分析:企业中高层人员在企业的技术力量和人力资本组成上起着支柱性作用,所承受的工作压力也比较大。由于心理上长期付出大于回报,或在职业发展中得不到更好的发展空间,工作热情逐渐耗尽。

男员工比女员工更易倦怠女性与男性员工的情绪衰竭程度接近,女性约高出男性1.8%,但是在“玩世不恭”和“成就感”两个维度上,男员工倦怠率是女员工的1.5倍。

分析:这与男性在工作中承担更多的压力和社会期望有直接联系。

年薪越低越没动力,收入高成就感反而低随着待遇的降低,员工的工作倦怠程度呈现出趋于严重的态势。年薪不超过1万元的员工,“情绪衰竭”和“玩世不恭”状况均明显高于平均值。但有趣的是,处于中高收入阶层的员工,成就感反而低于低端收入群体。

分析:物质因素是保障工作热情的重要因素,但一旦物质需求满足后,工作的态度又不仅仅取决于物质。

小企业员工最容易倦怠企业的规模也与工作倦怠程度有关。在3个维度上,小企业的员工倦怠程度均高于中型规模企业员工,更高于大型企业员工。

点评:企业规模的大小,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员工工作分化程度的高低和社会归属感的高低。小规模企业的员工一人担当多种责任,但工作安全性和稳定性却不高,易加重工作倦怠。

服务业、金融业、机关团体的员工情绪易枯竭制造行业和科技行业,“情绪衰竭”率为0%,而金融、服务和机关团体均达到10%以上。

点评:制造业和科技行业,相对较少处理人际关系,但金融、服务、机关等频繁从事人际交往的行业,情感消耗尤其突出。

5年一道槛,年限越长越易倦怠新人参加工作后,最初两三年最容易患上“工作倦怠症”,初期表现为工作不上心、对服务对象爱理不理;中期变成玩世不恭、成就感低落;而晚期则表现为频繁跳槽、自暴自弃。工作5年是一道“槛”,累计5年后,情感已消耗到最大限度。

点评:工作年龄低的员工频繁跳槽,主要是物质感和成就感低;老员工则更多的是由于待遇稳定、工作重复因而表现出消极怠工。

物质,并不是“倦怠”的主因报告分析发现,“价值感缺失”频繁出现在对所有类别被调查者的归因分析中。“我们原来认为,如果薪水提高了,工作环境改善了,晋升的机会增加了,对工作的倦怠应该会减少。但调查显示,无论是哪个行业、职位、年龄的从业者,物质恰恰不是最重要的因素。”殷晓峰说。

职业倦怠需要调节

每个人都有可能出现职业倦怠。“职业倦怠”会成为一种社会情绪,对个人、组织以及当前社会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如何才能减弱倦怠产生的影响?这需要企业和个人的共同努力。

杭州猎人人力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经理郎越时认为,个人首先要认识到,职业倦怠的产生并不是针对特定的一份工作,因此不可能通过跳槽解决问题。关键是个人要进行人生定位,明确自己想要什么,该做什么。此外,在对待工作上不能“这山望着那山高”,要有“理性”,要知道不论是多么光鲜的工作,背后都会有艰辛。

有多年人力资源工作经验的浙大经济学院继续教育中心李效东主任认为,要减少职业倦怠的影响,个人需要有好心态。这就需要经常与外界接触,开阔眼界,了解职业发展动向。在工作中遇到问题时,及时与领导沟通。自己也要培养一些工作之余的爱好。

职业倦怠的产生会影响企业的运转效率,要减弱这种影响,两位资深的人力资源专业人士均认为,有效的办法有两个:一个是不断设置目标,第二就是实行轮岗制度。

个人工作目标的设置2-3个月可更新一次。通过目标设置,让员工即便从事重复性很强的工作时也能明显感受到进步,增强员工的成就感。除了给员工设置个体的工作目标外,企业还要“画饼”,设置出企业美好的愿景,告诉他们企业要做什么,让他们以企业为荣。

一般来说,对于企业有意向提升的员工,两三年内会进行轮岗。不过郎越时经理提醒道,职业跨度太大的轮岗,有可能会因为新知识、新信息的大量涌入造成个人难以消化,反而让人情绪低落。因此,轮岗时也要考虑职业的相关性。

企业文化的塑造也对舒缓员工心理有重要作用。譬如,企业内部举办文化活动,组织心理诉求,调节气氛以补偿员工心理上的消耗。国外一些企业就采取了EAP(EMPLOYEEASSIS-TANCEPROGRAM)“员工帮助计划”,帮助成员克服压力和心理方面的困难,生产效率有显著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