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2017/5/27 12:34:04

【中华网文化频道综合】去年12月,德国大报《法兰克福汇报》首次将《西游记》作为最适合圣诞节馈赠的书籍之一推荐给读者。短短数月,《西游记》德文版首批2000册几乎一售而空,现正加印。要知道,88欧元的定价即使对爱书的德国人而言也不是个小数目。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在每年3月颁出的德语地区最重要图书奖项之一莱比锡书展奖上,瑞士译者林小发(Eva Luedi Kong)凭借其翻译的《西游记》首个德文全译本摘得这一德语地区图书行业重要奖项的翻译类大奖。从1999年到2016年,她以一人之力,用十七年时间完成了《西游记》首个德文全译本。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一个瑞士人的十七载“取经路”

最初译出了十回后,林小发曾把译稿和小说简介寄给几家出版社,都是婉拒。大约有十年,她都没找到愿意出版德译《西游记》的机构。是否继续翻译,她也踌躇过,但终究没有放弃。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在德语国家的文坛,这本书原来是不存在的。”在瑞士人林小发(Eva Lüdi Kong)的印象里,除个别人略知一二,德国人与瑞士人对《西游记》几乎一无所知。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德语世界原来有《西游记》的两种译本。一种是原东德译者赫茨费尔德(Johanna Hertzfeldt)在1962年翻译出版的《西方朝圣(Die Pilgerfahrt nach dem Westen)》,依据是中文原版及一百回俄文译本,但采取总结性的翻译方式,诸多的诗词、回目、对话等均被删除。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另一种转译自1942年出版的英文节译本《猴子:中国民间小说(Monkey: Folk Novel of China)》。《猴子》由英国汉学家阿瑟·韦理英译,胡适作序,翻译了原书100回中的30回。英译本主角名叫“猴子”,没有回目,也未翻译诗词,开篇即言道:“自世界起始,有一块石头……”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林小发翻译这部中国古典名著,足足花了17年。对她来说,漫长翻译过程中的成长与挫折,恰恰应和了《西游记》的主题——取经。

德国汉学家孔舫之(弗朗兹·库恩,Franz Kuhn)译介过大量中国小说,节译了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中的三本及《金瓶梅》,还有《今古奇观》《肉蒲团》《儿女英雄传》及茅盾名作《子夜》等,类型极多元。但他没有翻译《西游记》。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他的译法实在太自由了,不仅大量删除,也有很多随意增减的内容,比如一个成语可能会译成成语故事,另一个成语就忽略不译,整体上看歪曲了不少。”孔舫之的译著引起很多争议,但德文文笔又令人佩服,甚至创造了一批带有中国情调的德文词汇,“当时许多德文读者印象深刻,心中一直留下一种‘库恩式中国文学’的美感。”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相形之下,林小发的翻译相当严谨。

《西游记》人物繁多,同一人物还可能有别名。主角孙悟空,就另有美猴王、齐天大圣和行者等诸多称谓。林小发的处理是:孙悟空音译,其余意译。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唐僧”怎样译,林小发犹豫好久,先用汉语拼音“Tangseng”,后来改译为“来自中国的高僧”。原文里的“唐”,她翻译成“China”,这样读者很容易联想到古代中国。唐三藏的“三藏”,原意是经、律、论三种类别的佛典,她先选用汉语拼音,后来发现其他译著通常采用梵文音译Tripitaka,就沿用了这个通译。

四大名著西游记 外国人看不看四大名著?德文版《西游记》翻译了17年

神灵和妖精名的译法,需要想象力,像小妖伶俐虫和精细鬼,分别译成“伶俐的小动物(Flinkgetier)”和“精细的小鬼(Feingespenst)”。前者的getier,特指昆虫、蜗牛大小的动物。麒麟山小妖有来有去,译为“又来又去的那个(der kommt und geht)”。“都是紧贴中文的意思翻译的,也是书里的特色,采用意译方法翻译人名。”

在林小发看来,成语大多不难翻译。“沉鱼落雁”译成德语,比中文长一些,大意是“她太美丽,令鱼儿羞得潜往深处,使大雁惊得自天空坠落”,算极端的例子。

小说有五十多页后记,其中18页是详细的神仙列表。林小发还介绍了神仙的世界,《西游记》故事的形成和小说接受史,佛教和道教寓意,数字、卦象、五行、方位等元素在小说中的意义和作用。自己对多个版本的考察,以及为何选定《西游证道书》为翻译底本,她也详细地说明了。

外国人看不懂四大名著?从无人问津到广受欢迎

由于中外文化差异、某些翻译生硬令人看不懂等原因,让中国文学作品在国外某些地方并不是那么受欢迎。

以德国为例,“整体上说,中国文学在德国的接受参差不齐,德国的文学界还没有系统地接纳中国文学。”翻译家林小发说,“不过,目前情况逐渐好转,中国文学已被正规的德国文学出版社看重。”

西欧的某些出版社在读了一位翻译者提供的中国作品中的细节后表示,人物间的对话和想法,让他们觉得特别陌生,看不懂,也没有办法入戏,无法产生一种共鸣。

英国汉学家John Minford,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香港时,知名学者、文学评论家宋淇先生为他起了个中文名字叫“闵福德”。可以说他对于中国文化有着很深的了解,还被学界视为不可多得的汉学家。

上世纪70年代,在牛津毕业后的几年里,闵福德的家人、朋友相继离世,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死亡阴影。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当时正在翻译《红楼梦》的闵福德从其中参悟到了生命的意义:“这是一本超越人世爱恨情仇的书。它讲如何看破红尘,但同时又如此深刻而详细地展示着红尘中一切的细节和人之为人的情感。”

除了以文字为主的书籍,中国七八十年代流行的连环画也被翻译成海外版,被西方读者广泛接受。法文版连环画,更是风靡法国。

中国女孩司墨和法国小伙尼古拉·亨利翻译的法语版连环画,被法国专业漫画网站BDzoom给予了高度评价:“他们的翻译让读者完全沉浸在中国文化中。这个亚洲民族的礼仪、观念和语言表达方式都被很好地体现出来。”

法国著名漫画评论家劳伦·梅利强也评价说:“《水浒传》连环画这种形式在法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阅读它,感觉就像在11世纪末的宋朝漫步。”

翻译是中国文学走出去的敲门砖

从四大名著被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所熟知,到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2015年刘慈欣凭借科幻小说《三体》擒获世界科幻文坛最高荣誉雨果奖,2016年曹文轩捧得国际安徒生奖桂冠……一部又一部的中国优秀文学作品,一个又一个中国人,在国际文坛上崭露头角,让世界感受到了中国文化的魅力。而这些荣耀,也有那些在背后默默翻译中国文化作品的翻译者们的一份力量。

其实,我国从很早开始就有一些古代文学作品被翻译成海外版本并发行。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在世界各国经典名著中,被译成外国文字发行量最多的,除了《圣经》以外就是《道德经》。《道德经》是有史以来译成外文版本最多,海外发行量最大的中国经典。

文学翻译者打破了不同语言、文化间的隔阂,在世界文化交流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就如历时近4年才完成的《三体》系列英文版,其精准的翻译使得该书上市后受到空前欢迎,中国科幻文学的国际知名度由此得到提高。

各个国家对翻译都非常的重视。目前国际通行做法,对文学作品的翻译提供资助,对翻译家们提供各种其他形式的帮助和支持。据了解,中国已与世界50多个国家签订了相互翻译对方经典作品的协定,中国图书已经进入到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为了鼓励更多的海外翻译家投入到中国图书的对外翻译出版中来,中国政府专门设立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和丝路书香工程,6年来资助了3700种图书的对外翻译出版。已成功举办10年的中华图书特殊贡献奖,共表彰了法国、俄罗斯、德国、美国等32个国家的69位在介绍中国、翻译和出版中国图书、促进中外文化交流等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海外作家、翻译家和出版家。

文学就是一个桥梁,让不同文化的人可以互相了解,进而认可。中国文学浓缩了中国文化,无论三千多年传承至今的《诗经》,还是当代作家们笔下描绘普通人生活的作品,都传递着中国人丰富的情感、梦想、信仰和追求。如何让世界各国人们认识中国文化,了解中国文学,中国文学走出去,文学翻译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