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2017/5/28 19:18:24

杨东平:大家好!我今天汇报的题目是启动中小学办学体制改革,互联网时代已然来临,互联网对教育的改革不仅仅是慕课,不仅仅是翻转课堂,对学校的形态造成实质性的改变。大家听说过在硅谷成立了几所新型学校,是由谷歌的前高管创立的,立刻吸引了一大批投资者的眼光,包括扎克伯格,包括乔布斯的夫人等等,一亿美金以上,这个模式迅速在其他美国城市展开。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他没有什么豪华的校舍,租几间民房,几百名学生,他自称工程示范校,有一个强大的后台,两百个网络工程师组成一个团队。

根据每个儿童的现状,以项目为基础方式而实现个性化教学,这就是在互联网时代大规模教学下的个性化学习。他们要推动的是这么一件事情,他的核心理念就是教育 设计 程序 创业家精神。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互联网时代的大学也已经出现,大家听说过著名的MINERVA大学,同样没有教室,没有围墙,没有图书馆,没有游泳池,他们在旧金山租了一栋宿舍楼作为他们的总部,在全世界招聘最优秀的学生,包括我们中国已经有好几位学生进入这所创新的学校。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他是由哈佛大学前校长等一大批教育名流创办的,立刻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他们的目标是为全球化的时代培养未来的社会领袖,他们除了第一年在旧金山学习基础课程,方法论以外,其他的三年六个学期在全世界六个不同的城市,包括香港、悉尼、南非、巴西等等,在每个城市待一个学期,他们不需要图书馆,因为他们是以社会为学校的。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他们的理念,连接未来,全球格局,个体关注,学习习惯,世界等你去探索,未来等你去定义。我们可以想象这么一所学校十年以后,它的学生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和面貌。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这种创新学校它的努力就是为了颠覆在19世纪建立的“教育工厂”。因为所有在互联网技术第一线的企业家都深刻意识到我们在19世纪形成的这套学校制度不可能在知识经济时代培养人才。它的特点,第一是大规模,第二标准化,统一规格,统一标准。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这是为上个时代,为培养大量训练有素的工厂劳动力而建立的。今天我们要为未来培养人才,一定要打破19世纪的“教育工厂”,另外它还有一个价值,就是个性化、创新性的小规模精品学校,是以学习为主体,个性化教学。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在美国和其他国家,他对学校系统的改造,一方面是出现了一批创新的学校,一方面是改革公办学校。因为在这些国家公办学校由于资金过于优厚,相对比较平庸,没有活力,也存在千校一面,甚至毒品文化的泛滥,公办学校的品质一直是令人担忧的。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美国从90年代开始实行特许学校,就是委托管理的模式,学校教育当局和教育家群体签订契约,给这个学校很大的授权,充分的自主权,让他能够办出不同的特色,不同的风格。美国特许学校的规模已经达到了5000多所,在校生173万人。经过几轮实验,三年做一次评估,不合格的话,教育局收回,合格的话,继续签约。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同样英国的自由学校也是这个理念,他是学习美国的特许学校,瑞典的自由学校建立的。在2012年以后,联合政府提出的旗舰教育政策,打破政府垄断,向教师、家长、社会组织、企业等开放办学,政府资助经费,公办性质不变,学校有荒废的自主权,实行契约管理。这个在英国发展很快。

杨东平育人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杨东平:教育创新从下放教育权力开始

在传统的学校体制之外,另外一个巨大的潮流就是在家上学,在家教育,自主学习。为什么在家上学在美国,在世界各个国家逐渐成为一个非主流的,不被承认的违法状态合法化了?成为对公办教育体制一个最重要的补充,而且增长的速度极快。

在美国每年的增长率是20%,而且它的毕业生是常春藤大学的首选,因为在这些学校真正实行了小班教学,两个孩子,一个孩子,真正实现了个性化,避免了舟车劳顿,不用六点半起床,可以睡到八点,它有很多好处,它的教育品质也是比较高的。刚才讲到,在全世界各个国家,包括台湾、香港都已经合法化了。

台湾的教育令人刮目相看,一个月以前,在11月4号,台湾通过了著名的实验教育三法,第一个法,学校型态十堰教育实施条例,公办学校经批准,可以有5%的公办学校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办学,不遵从统一的培养目标,教学大纲,可以允许做各种各样的教学实验,经批准可以放大到10%,有5%到10%的学校,他们这种学校过去是另类学校,但是现在把它纳入到学校系统。

第二个是非学校型态实验教育实施条例,就是在家上学合法化。第三个就是公办学校委托私人办学条例,要打破教育局办学的局面,实现教育家办学。

世界教育改革新一轮的浪潮已经惊涛拍岸,我自岿然不动,雾霾不断,依然实行严厉的应试教育。大规模按学校,巨型学校,政府垄断办学,极高的办学门槛,尽管有民办教育条例,但是你想在北京举办一所民办小学,首先一千万的担保金,教育家是办不了学的,只有资本家才能办学,我们现在的规定。

老百姓怎么办?近些年来在中国教育改革当中,对令人鼓舞的变化,老百姓在传统的用脚投票,逃离中国以外,出现了一种新的选择,就是自主办学,自助自救式的教育。

在全国已经有数以万计在家上学的家庭,数以千计的体制外的小微学校,包括私塾学堂,包括华德福学校,包括一些自由学校等等,但是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黑户,没有注册,没有合法性。他们满足了相当一批家长多样化的选择性的需求,因为大家知道尽管我们号召素质教育,但是素质教育在中国是非常昂贵的。

因为无论在公办学校还是私立学校,都得不到,在北京很多明星大腕主持人他们选择所到国际学校,一年20万,可以得到好的素质教育。

但是对于国家改革的目标而言,教育治理现代化的目标已经提出,它的核心理念就是简政放权,管办评分离,第三方评价,委托管理,购买服务等等。在教育领域如何来破这个题?如何实现管办分离?如何下放教育权力,释放教育红利?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和一个重大的主题。

在中国需要改变的,这一轮改革面临的是三个对象,第一个是具有1300年传统的科举文化和科举制度,它的当代翻版就是应试教育。第二个自19世纪形成的“教育工厂”的模式,以知识灌输为主的大规模的集体化的统一教学。第三个是1950年代以来建立的苏联式的高度集权的计划教育体制,我们的办学体制改革想要突破,想要改变的就是这个东西。

还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实行公办学校的办学体制改革,拿出一批学校来,按照刚才说的特许学校、自由学校的模式,交给教育家办学。我们在座的这几个教育家,朱永新老师、张志勇厅长每人都可以领几所学校来办,我相信比现在的学校办得更好,可惜我们现在没开这个口,开这个口的话,就会有一大批有理想,有情怀的校长、老师会走出体制,来创办自己的理念学校,另类学校,创新学校。

另外一个就是把教育创新创业的概念从企业界扩大到教育界,鼓励更多的有理想有抱负的校长、老师创办小微学校,合法化,使它成为一个新的教育生产力。

很多家长不用把小孩送到国际学校去了,我们有可能给他提供一个比较好的教育。教育的创新从开放办学开始,从下放学校开始,从解放学校开始。教育的开放、下放、解放是我们新的主题词。

中国历来具有重教轻学全民族的热情,具有学在民间漫长的悠久的传统,是一个盛产教育家的国度,为什么我们的教育家消失了?因为我们的教育权力被政府垄断了,所以我们通过这个改革,重新还权于民,中国就会重新焕发文明古国的活力,出现更多教育家,我们就会出现一个崭新的教育局面。这是我们的希望,让我们共同努力。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