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2017/5/29 19:20:12

拿到2017年《小说月报》贺岁版上发表的长篇小说《血弥途》,便被开篇那简练洒脱的语言所吸引。一路读下去,除了沉醉于酣畅淋漓的传奇故事,更身不由己地进入到云谲波诡、悲壮苍凉的意境中。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小说保留了谈歌一贯的擅写历史、擅谈掌故、擅话传奇的风格,并进一步开拓了之前“白玉堂系列”小说中的悬疑和推理。小说中处处是奇案、步步是谜团,但没有完全按时间的线性方式叙述事件的前因后果,而是先顺叙,随即问题出现,白玉堂突然说破真相,接着回溯事件的可疑之处,然后层层进行逻辑推理,最后使真相水落石出。因此小说跌宕起伏、悬念丛生。不得不说,谈歌真会讲故事,表现出了高超的叙事技巧。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血弥途》的精彩首先表现在结构上明暗双线的巧妙安排。在诸多线索中,小说着重设置了两个事件作为主要线索交叉进行,通过主要人物白玉堂,串联起种种线索,勘破案中案、谜中谜,同时将传奇融入历史,展现历史的厚重苍凉。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第一条线索是“护送相亲”,此为明线。小说开篇交代了故事背景,即江湖帮派青龙会被北宋政府招安,帮主区少安请开封府派官兵护送其子赴杭州相亲。小说着重展示了相亲途中遇到的种种险情,直到白玉堂出现,才抽丝剥茧,逐一揭去对手的神秘面纱。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但在杭州勘破玄机之后,白玉堂恍然发现“我们全错了”,至此情节急转直下,跌入谷底。至最后一章,在蔚州城,对手自以为阴谋得逞实则功亏一篑时,整个故事才最终峰回路转。阅读时,读者会情不自禁地随着叙事不断地产生进一步的期待。在这一主线中充分塑造了主人公白玉堂的形象。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另一条线索是“薪炭失窃”,此为暗线。小说在着重写相亲遇险后插叙该事件,且叙事节奏缓慢,没有重点写如何破案,似有很多闲笔,给人一种无足轻重之感。尽管叙述者一再强调木炭对皇家的重要性,但并不能引起读者足够的重视。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这条线索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正体现了作者的叙事谋略。直至小说第24章提到木炭、硝石、硫磺如何制成火药,该线索才由暗转明,令人惊出一身冷汗。至此,细心的读者可能开始回溯小说开篇,进而质疑:身为江湖人物却被招安的区少安,本该低调行事,为何却大张旗鼓地为儿子相亲呢?其实,作者在小说开端已设置好悬念,同时也适度满足了读者“预设”的情景安排。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但小说又不断地打破读者的期待,从而激发起他们更大的好奇,不得不跟随白玉堂一起质疑、思考、探秘。这样,在第24章以后,读者才能由“相亲”联想到“火药”,进而联想到皇族的安危、宋辽的战争以及最终历史的发展走向。至此,普通的案情却与深沉厚重的历史发生了密切的联系。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这两条线索的交汇是通过白玉堂的冷静观察、层层推理完成的。至此,前文设置的重重谜团就都有了完美的答案:阴谋主使者是辽国三皇子耶律晶,他冒充区少安,故意以送子相亲之名吸引官府注意,并借相亲车队运走丢失的木炭,途中假装车辆被盗,实则把木炭运走,加入硝石、硫磺等制成火药,目的是刺杀宋朝皇帝,进而实现吞并大宋的野心。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窃以为,推理和悬疑的最高境界无疑是让小说具有意象,具有故事文本之外的人性和世态的深思。《血弥途》这一点无疑很成功,其设置的故事与人物,处处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不能掌控,处处充斥着谜团和阴谋。比如,小说中人物身份变化无常,行踪诡秘,似乎人人都戴着面具。作者有意把人物置于各种复杂的关系网中来塑造形象,并借此深刻地阐释了金钱、权力、人性等深层的联系。

组合数学的历史 传奇与历史的深度融合 ——评谈歌长篇新作《血弥途》

白玉堂是作者塑造的理想人物。他英俊帅气,武艺高强,但这些方面作者并未刻意描摹,而是在传统话本小说的基础上,尽量给读者留下足够的想象空间。许多场景看似轻描淡写,然而寥寥几笔,就把一个不贪慕权力地位、潇洒自由的白玉堂形象展现在读者面前,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同时,小说借白玉堂的层层推理判断来传达一种深刻的人生哲理:人生贵在自然。白玉堂的所有对手都在“演戏”,而他们暴露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把戏演过了头”。

包拯是作者在小说中塑造的另一位重要形象,他有神机妙算、运筹帷幄的主帅风度,几乎是作为白玉堂的“对偶式”人物出现的,甚至可以说他们是惺惺相惜的知己,但价值追求不同,注定分道扬镳。白玉堂在任务完成后悄然离去,使小说结尾带有一种感伤的情调。这种感伤除了源于人物的命运外,更来自于拉开时空的距离后,历史的苍凉悲壮、辽远迷茫和物是人非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