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富士山忍野八海 日本游记之四:富士山与忍野八海

2019-09-05

来日本自然要看到富士山,无论你的行程里有没有,或者攀登,或者途经,总会与其相约或者不期而遇。

这座被誉为“圣岳”的高山对日本的意义就像长城之于中国、自由女神像之于美国、埃菲尔铁塔之于法国一样。自古以来,富士山被无数次的用作文学、绘画和摄影的创作题材,使其名扬世界。无数人都想来到富士山脚下一睹富士山的壮美,却很少有人想过亲自登上山顶,我就属于这一类人之一。

日本富士山忍野八海 日本游记之四:富士山与忍野八海
日本富士山忍野八海 日本游记之四:富士山与忍野八海

有一些美丽需要身处其中、身临其境,亲身体验之下会有天人合一之美;有的景观却只适合远观、鸟瞰之类,一旦走进,就“不识庐山真面目”了。富士山的形象在脑海中基本固定,一个孤独的圆锥体的山峰,顶端覆盖着白雪,像一个老者带着白色的斗笠,也像一个少女头裹着白色的纱巾,一旦走进山顶,但见砾石陡坡、火山坑口,就像走近处看见了老者衰朽的皮肤、少女脸上的痘痘一样无趣,这或许也是我为自己此次与富士山擦肩而过找到的心理安慰。

日本富士山忍野八海 日本游记之四:富士山与忍野八海
日本富士山忍野八海 日本游记之四:富士山与忍野八海

由于到来之前刚有一场小雪,不知山上雪况如何,总之原定乘车抵达富士山五合目的计划临时搁浅,旅游大巴只把我们带到了一合目的山脚下。下了车大家便一顿感慨,一路目中追随的高山此刻却被笔直高大的松树阻挡,想拍张照片都难见真容。

日本富士山忍野八海 日本游记之四:富士山与忍野八海
日本富士山忍野八海 日本游记之四:富士山与忍野八海

这一点倒是像极了长白山,不管你是达官显贵还是庶民百姓,想见天池一面需要的不止是热情和体力,最关键的是运气和机会。世间万物皆如此,街头偶遇一美人,仪态万千,任谁都忍不住多看几眼,但是能够结交、相识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想到此处遗憾之心也就瞬间抹平,记忆中登长白山前两次都没看见过天池,不是大雨就是大雾,但绝不能说我没去过长白山,道理就是这样。毕竟我也是到过富士山脚下的人了,这仍然值得纪念。

不过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些难得一见的景观。由于富士山是一座孤峰,因此会经常在山顶上空形成造型独特的云,这些云被称为“笠云”,就像是戴在富士山上的一顶小帽子,有时候甚至会有5层笠云叠在一起的奇观,我们抵达一合目的时候,抬眼望去富士山山顶刚好有二层笠云漂浮,历久不散,也是一美。

这样一座日本人心中的圣山自然少不了关于她的诸多传说,相传古时许多武士将长生不死的灵药在最接近天的富士山上燃烧,因此,这座山名为“不死山”或“不尽山”。(日语中,“不死”和“不尽”的发音都与“富士”接近)。它也经常被称作“芙蓉峰”或“富岳”以及“不二的高岭”。甚至还有关于一个月宫里的姑娘下凡,引得君主爱慕,但是最后只留下珠宝玉石重回月宫的故事,里面倒是有中国神话里嫦娥的影子。

中间还有一个插曲,是真正的“插曲”。在上山下山的公路上,日本人建造了一段近200米的音乐公路。工人们在道路建设的时候,就开凿出间隔不等的小凹槽,当车辆驶过,轮胎就会和地面及凹槽摩擦,生成高低不同的音符连贯成曲,音乐就这样产生了。

通常把车速保持在每小时50公里,就可以听见完美的音准和节奏了。能演奏大约十几秒的音乐,在接近音乐路段的路面上会标示出一个音符。这时车辆都会慢慢地通过此段道路,坐在车里的我们在导游的提醒下也都屏住呼吸,静心倾听,上山的时候导游没有说清楚,自己没找到门道,以为是播放的声音,结果啥也没听到,下山的时候果然车厢下路面上,传来了一阵阵低低的绵缓的曲调!

曲名听说也是叫做《富士山》,据说上山的时候奏出的是前半段,到了下山的时候就会听到曲子的后半段了。

既然山路无法恢复畅通,此地也无久留意义,我们便乘车前往山下另一个景点——忍野八海。

忍野八海是日本山梨县山中湖和河口湖之间忍野村的涌泉群。因为错落有致地散布着八个清泉,“忍野八海”故而得名。中日沟通交流多了,所以又有“小九寨沟”之称。忍野村不大,八个池子也不大,周边围栏护着,池子里的水像一块块蓝宝石,蓝绿相映,长长的柔嫩的水草在水底里招摇,一条条锦鲤在水草间自由的游弋,还有好几条珍贵的蓝色锦鲤,一副贵族相,大摇大摆地扭动着身子。

其中有个池子据说水深八米,下面点缀着灯光,更像龙宫一样迷离神秘。

池子的边上有几个小铺,在一个店铺门前有个类似佛龛之所,竹管接到外边涓涓流淌,下面放几个竹子做的勺子,可以用来接水喝,据说这个水就是富士山的雪水融化而成。那么此处深潭的水便是富士山水了,做一条鱼实在幸福,得一深潭养身体,取一瓢饮长精神啊。

夕阳西下,此刻距离富士山应该在几十公里,富士山的全貌终于在暮霭沉沉中显露出来,也许是问候,也许是告别,没有惊艳,也不会被忽略,人们纷纷留下这一天最后完美的合影,和这座山,和这潭水。

游山玩水,和探访神舍寺庙的感觉完全不同,历史被放大好多倍,远超人类的历史,也抹去了各种纷纭,只这一片天地,就足够让人沉醉,不是哪个国家的,哪个民族的,只若相逢,便是主人。

夜宿温泉酒店,据说温泉小得可怜,虽然酒店备了浴袍,但我还是没有勇气前往,我担心局促的池子会因为我的到来显得更加局促,我一进去水哗哗地漾出一堆,等我再出来,水位陡降,那几位同池的浴客便“水落石出”了,还是不给人添麻烦为好罢。

住在富士山下,想着山顶的笠云,念着山脚下的锦鲤,拿起一瓶接来的富士山的泉水咂摸一口,万千滋味,恰可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