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职政治学真题 张建伟:被误解的比较政治学

2019-06-18 - 政治学

比较政治学是政治学的重要分支学科之一,其重要性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及“扩大开放”等重大外向型战略的实施而日益凸显。对不同国家的比较研究不仅是创造理论知识的重要动力,同时也是为国家有关部门提供政策咨询的重要途径。

文职政治学真题 张建伟:被误解的比较政治学
文职政治学真题 张建伟:被误解的比较政治学

然而,与政治学的其他分支相比,比较政治学在国内的发展相对落后,不仅缺乏具有广泛共识性的知识体系,甚至在学科的边界这个基本问题上都没有取得共识,因此亟须廓清比较政治学的学科边界、明确比较政治学的学科定位。

文职政治学真题 张建伟:被误解的比较政治学
文职政治学真题 张建伟:被误解的比较政治学

误解一:比较政治学就是政治学

北京大学潘维教授认为,“比较政治学就是政治学”,“现代的政治学就是比较政治学,比较政治学就是现代的政治学”。其理由有二:首先,现代政治学的主流是实证导向的“政治科学”,而“政治科学”本身就蕴含着比较的方法,通过跨时空的比较来解释政治现象的因果关系及其过程机制;其次,在政治学诸分支学科中,比较方法(跨国比较)都已得到应用,可以说覆盖了政治学的全部领地,以致“比较政治”只是一种通贯性的研究方法而非一个独立的学科领域。

文职政治学真题 张建伟:被误解的比较政治学
文职政治学真题 张建伟:被误解的比较政治学

仅从方法来看,比较政治学确实有“被消融于整个政治学,甚至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消融于整个社会科学”的命运,因为“一些最重要的比较研究方法属于整个社会科学,而不仅仅是政治科学”。从西方来看,随着现代社会科学的发展,研究方法上的标准化程度不断提高,发现问题、提出假设、概念化与操作化、数据收集与分析、得出结论等已成为标准的知识生产流程。

在这样的背景下,各门学科之间的边界也逐渐变得模糊。但问题在于,目前在中国政治学界,由于研究的“科学化”程度还不高,比较方法的运用尚未成为大多数政治学者的自觉意识。

在此前提之下,将比较政治学与政治学等同,会进一步遮蔽本就边缘化的“科学化思维”与“比较意识”,使学者(及学生)以为“政治学原理”与“比较政治学”是一回事,从而形成知识上的盲区。

误解二:比较政治学就是国别(政治)研究

不少学者认为,比较政治学就是对本国以外的其他国家进行的国别研究,即收集单个国家的信息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描述与分析。国内外不少的比较政治学著作都属于此类,其重点在于向读者介绍国外的政治常识,如某国的政府体制、选举制度、国家结构形式等。以美国政治学为例,除美国政府与政治的课程之外,其他国别课程统统归入比较政治学之中。

实际上,比较政治学与国别研究“并不是一回事儿”,国别研究与比较政治学不仅在研究人员上存在归属差异,而且研究对象并不完全重合。大多数国别研究者可能不只研究一国政治,还研究其经济、社会、文化、宗教等各方面。

而仅就政治研究来看,大部分国别研究尚停留在对政府机构的描述层面,缺乏以政治过程为导向的问题意识。比较政治学则需要运用严格的比较方法,将不同国家纳入统一的分析框架,对其政治主体、政体制度、政治过程之间的互动模式进行深入的比较分析。换言之,国别研究只是为比较政治学提供了可供比较的素材和资料,如果缺乏对比较方法的自觉应用,单纯的国别研究很难真正称得上是“真正的比较政治学”。

误解三:比较政治学就是国际关系学(或国际政治学)

对于刚刚接触比较政治学的学生来说,容易将比较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或国际政治混淆。乍看上去,这两个学科的研究对象都是“外国政治”。不可否认,在现实政治世界里,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常常是相互影响的,因此,将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联系起来分析,一直是许多优秀学者所坚持的学术立场。

其基本进路有二:其一,将国际因素作为因变量,以此来解释国内政治现象(诸如政体形成、政策偏好等);其二,将国内政治的博弈过程,作为解释国家间互动行为的动因。

然而,尽管比较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在研究对象上有诸多重合之处,但两者在问题意识、研究方法等方面存在着非常明显的区别。国际关系主要研究的是国家间的互动关系与行为,诸如国家间的战争、外交、结盟等,其基本行为主体是跨国组织与国家组织;比较政治学主要是对发生在各个国家内部的政治现象进行跨国分析。

例如,同样研究英国和日本,研究国际关系的学者可能主要关注英日间的政治、经济互动关系,比如20世纪初期的英日同盟得以建立的原因、影响等诸方面问题;而研究比较政治学的学者更感兴趣的问题或许是,同样是君主立宪制模式,为何两国君主享有不同的政治权力。

误解四:比较政治学就是比较政治制度

在中国目前从本科到博士的政治学专业培养方案中,比较政治制度都是一门核心的专业课程。从研究对象来看,比较政治制度与比较政治学有诸多共同研究对象,如国家、政府、政党等,因而很多学者认为比较政治制度就是比较政治学。

就国内而言,大部分冠以比较政治制度的教科书或著作,其内容只是对国外政治制度进行描述和介绍,在内容编排上主要分为两类:其一按照政治制度的内部结构进行介绍,如按照宪法、国家元首、议会、行政机关、法院、政党等,对各国政治制度加以归类总结。

代表性的著作包括曹沛霖、陈明明、唐亚林主编的《比较政治制度》、华中师范大学主编的一套比较政治制度系列图书,包括《中外代议制度比较》《中外选举制度比较》《中外立法制度比较》《中外行政制度比较》《中外司法制度比较》《中外政党制度比较》等。

这类著作的准确名称其实应该叫作专题政治制度汇编,并没有提出明确的问题意识并运用比较的方法。其二是按照不同国别进行介绍,如按照英国、法国、德国、美国等顺序,以此对各国的政治制度进行详细介绍,代表性著作包括田为民、张桂林所著的《比较政治制度》,常士訚主编的《比较政治制度》等。

这类著作实际是各国政治制度汇编,同样缺乏明确的问题意识与比较方法的运用。

比较政治学并非是对比较政治制度的简单重复,两者之间存在非常明显的区别。简单来讲,比较政治学不满足于静态地描述政治制度,而是试图从比较的视角研究政治运行机制与运作逻辑,是政治制度、政治行动者与政治过程三位一体的统一过程。

美国政治学家西德尼·维巴在20世纪60年代总结当时美国比较政治学所说的一段话,可以看成是比较政治学与比较政治制度之间的区别:“比较政治学的革命,始于一系列果敢的原则:超越于描述的层次而转向以问题为导向的理论探索;超越于单一案例而转向多案例比较;超越于正式的政府机构而转向政治过程;超越于西欧而转向亚、非、拉国家。”

(作者单位:中南民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