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局势是怎么一回事?

2020-06-23 - 乌克兰

乌克兰的独立广场运动带来了一次动员力量极强的社会变革,年轻的老兵,159万人流离失所,进入战争后第四年的乌克兰最现实的选择似乎是亲欧还是亲美的抉择。

写在前面 :“乌克兰”(Ukraine)的词源意为“边境”——这个除俄罗斯以外欧洲最大的国家,是一片长久以来充满矛盾的边境。自2013年底以来,从基辅独立广场的亲欧盟示威,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的下台与外逃,到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以及顿巴斯的战事,乌克兰人正在经历的,是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身份等等层面,无孔不入的“重新定义”。

乌克兰局势

比革命更难的,是革命之后;比战争更让人困惑的,是战争之后。在乌克兰政府的邀请下,世界说专员从乌克兰一线发回报道:进入战争第四年,乌克兰都经历了什么?

年轻的老兵

9月初,我在基辅一家叫做“老兵披萨”的餐厅里见到一脸络腮胡的列奥尼德(Leonid Ostaltsev),他说《斯巴克300勇士》电影里,斯巴达的国王就叫列奥尼德。

乌克兰局势

列奥尼德曾经是披萨店的一位厨师,他在2015年6月前往乌东前线,成了一位机枪手。他当时28岁。

△ 列奥尼德在“老兵披萨”门口 宁卉摄

“入伍前,我无法入睡、进食。”列奥尼德的父亲曾是一位上校,为乌克兰特勤局工作过,也参与过苏联-阿富汗战争,“我父亲知道关于战争的一切。他不想让我去。”

乌克兰局势

开战时,乌克兰几乎没有正规军。这个以军事工业著称的前苏联国家,在2014年3月战事爆发时,只有6000名士兵可以被派往前线。而后大部分派往前线的,都是未经过正式训练的志愿军。

在顿巴斯长大的波兰记者梅奇克(Igor T. Miecik)记录了负责训练士兵的一位上士的自白:“把平民压到烂泥巴里,毁灭他的身心,使他整个人四分五裂,然后再把这些碎块重新黏好,黏成一个士兵。”而志愿者们,“自视很高,但什么都不会。”

乌克兰局势

列奥尼德说,“我看新闻时会想,为什么这些人在前线,我却在这里。F**k,所有的战争,战士们去参军,都只是为了帮助兄弟而已。”

△ “老兵披萨”店内用弹壳拼成的乌克兰地图 宁卉摄

这场战争,导火索在基辅市中心的独立广场(Maidan Nezalezhnosti)。2013年11月的冬天,独立广场上持续了93天的示威与镇压,导致125人死亡,1890人受伤,65人失踪。起因是亲俄的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在莫斯科影响下,拒绝签署乌克兰-欧盟联合协议。2014年2月23日,被废黜的亚努科维奇出逃至莫斯科。

普京迅速做出反应,2014年3月,乌克兰南部的克里米亚半岛被并入俄罗斯联邦;紧接着,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Donbass)地区,俄罗斯控制的亲俄势力和乌克兰政府军陷入交战,经历两次失败的停火协议,乌东的局面依然深陷泥潭。

今天,独立广场仿佛恢复原状,石子路被重新铺平。只是东北角那栋被烧毁的、曾是抗议者总部的建筑,被一块巨大的宣传画盖住,上面是一段挣脱了的枷锁,写着“自由是我们的信仰”(Freedom is our religion)。广场的各个角落,残存的蜡烛、花束、遗照,纪念在四年前冬天的示威中丧生的人们。

△ 2014年独立广场运动期间,位于乌克兰基辅的抗议者总部(原工会大楼)起火

乌克兰志愿军营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其中的艾达尔营在其脸书页面上列有三个最高原则:“1. 我们是志愿军;2. 我们才不鸟你们的钱、军衔和升迁;3. 我们不是为你们而效力,而是为乌克兰。”

一个“战时”,让“为了乌克兰”成为一个清晰的落脚点,整装、参军、上前线;然而,从战场退回,重新面对生活的时候,“为了乌克兰”又是什么,变得更难回答。

据联合国的数据,截止2017年8月15日,乌东交战以来的死亡人数已达10,255人,其中平民人数为2803人。

△ 东乌民间武装的坦克驶过顿涅茨克街头。乌政府军与东乌武装至今仍时有冲突

列奥尼德在2016年6月退伍回到基辅,他说,老兵们开始相互成为朋友,“战争会彻底改变一个人,我们已经没有兴趣再与平民沟通了。”

他身边六成以上的老兵,退伍后就与原来的妻子离了婚(据乌克兰媒体,这个数字其实高达八成)。“当军人们回来之后,他们的想法就发生了变化,他们不再愿意与之前的妻子继续生活下去。因为他变了,而她却跟以前一样。这没有谁对谁错,只是现实生活。”

列奥尼德在朋友的帮助下开了一家老兵披萨店,俨然是这一块老兵组织的领袖人物。他招聘老兵做披萨,帮助他们开店,替他们找心理医生;还照顾阵亡战友们的遗孀。在战前,这些年轻人是大学生、服务员、厨师,在战后,他们成了“老兵”。伴随着这个词的,还有高自杀率和药物滥用。

据乌克兰媒体统计,到2017年8月,已有超过30万乌克兰士兵被派上过前线,他们之中只有4%接受过心理治疗。根据乌克兰内务部长阿瓦科夫(Arsen Avakov)最近透露的消息,至今已有500位老兵自杀。

列奥尼德给身边的老兵也列了三项指导原则:“1. 别人不欠你什么;2. 遵守法律;3. 如果你赚到了钱,帮助其他人。”

159万人流离失所

他们在伏尔加格勒还有亲戚。“以前我们经常打电话,相互走动。”列奥尼德把手中的烟头熄灭,说,“但他们现在只支持普京,因为他们在俄罗斯看到的新闻,乌克兰都是坏人。”

俄罗斯彻底失去了乌克兰。基辅街头,人们开始使用乌克兰语,亲欧与亲美,成了乌克兰最现实的选择。

△ 象征俄语的大汉对象征乌克兰语的女性说:“小姑娘滚开!你挤到我了。”

41岁的莱希雅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她曾是电视导演,还是独立广场运动时积极的活动家,现在她被称作是“超级志愿者”。

莱希雅(Lesya Litvinova)告诉我,顿巴斯地区30%以上的家庭,都因为或亲俄或亲乌的不合而家庭分裂。“其实,那边没有哪个家庭没有过一定程度的政治矛盾。”

东部战争开始后,莱希雅在基辅建立了一个志愿中心,给因战争逃离东部的人提供食物、药品和衣物。当时给独立广场运动提供药物的志愿者,现在会把药物送到志愿中心来。

△ “超级志愿者”莱希雅 宁卉摄

“独立广场(运动)后,新的政府面临无数的问题,要建立合法性,要建立军队去作战。”采访莱希雅的时候,已经临近半夜,我们绕着她在基辅郊区的住宅楼,一圈圈地走着,回忆她遇到的第一批“国内流离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那是一批急需衣物和食物的幼儿园孩子。

根据乌克兰社会政策部今年9月25日的统计,乌克兰境内注册的流离失所者已达159万人。在此前的战乱中,这一数字一度达到170万人。“可新政府有那么多优先要做的事情,照顾流离失所者,并不是优先项。”莱希雅眼神很锐利,在陈诉糟糕的现实时,语气也是坚定的。

尽管因战乱而逃离家园,这些人却不能被称作是“战争难民”。事实上,乌克兰政府一直将东部的战事称作“反恐行动”(Anti-Terrorist Operation)而非战争。

另一方面,在如此众多的流离失所者中,却未有很多人试图进入欧盟国家。从东部逃离的人,也大多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事实上的“难民”,他们大部分都无法在短期内再回去自己的家园——那些回去了的,则将面对已经支离破碎的家园。

到现在,莱希雅的志愿中心已经记录了6万个曾经来寻求帮助的人。“如今有的人在慢慢往回走,”莱希雅说,“没有工作,没有房子,他们无法在基辅生活下去,东部可能还有亲人,很多人慢慢觉得与亲人一起更重要,即便战乱还在。”

△ 顿巴斯战区的断壁残垣 来源:Ліонкінг CC by 4.0

列奥尼德在战场上曾受伤被派回基辅疗养。他利用那几天与女朋友完婚,回战场前,妻子已经怀上了孩子。“如果我出事,她们能拿我的抚恤金。”无论是兄长离开家庭,还是在战争的阴影下组成家庭,列奥尼德的叙述,带着一份理智,更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我希望现在在我们国家里发生的事,只是一场噩梦。”梅奇克记录了许多乌克兰孩子的愿望,这段话来自11岁的大卫,“早上,我们所有人会醒来,吃煎饼,然后在上学的路上,没有人会记得这场梦。那样真的会很好。”

在现实生活中,孩子眼里的噩梦,更像是这个国家所有人一起遭遇的巨型车祸。不是别人家的新闻头条,无人能从中幸免,再也无法回到过去。每一个继续的人,都按捺不住疲惫:“哪里会是出路?”

挣扎前行

“独立广场的运动只是除去了最高领导,整个体制并没有改变。当改革派进入这个体制的时候,”莱希雅停下脚步,说,“他们也成为了体制的一部分。”

“这是一个彻底腐败的体制,每个新人进来,从下至上每一个层级都像泉水一样冒着铜臭。不管你在哪个层级安插新人,体制要么灭了你,要么让你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 2015年,乌克兰议会内爆发议员斗殴 来源:视觉中国

一个政府部门或许有十多位激进改革派进入,但他们要面对的“体制内”人员可能数以千计。“他们会公开反对改革,不愿意只赚取工资。”

公务员的工资只有2000-4000格里夫纳(合人民币500元到1000元)。莱希雅说,“即便是明确下达的任务,都会回复说,指令没有被打印出来所以不算数。”

“即便可以去聘请新人,”莱希雅问,“公务员工资也太低了吸引不到人才。”

独立广场运动带来了一次动员力量极强的社会变革。但伴随着战事的“后运动”阶段才最为艰难。新的政府在独立广场运动一年后,到2014年的冬天才成立;接下来的两年时间,又大多在总统与总理的割据中被消耗掉,2016年月,再次建立新政府。

△ 2015年,乌克兰农民抗议政府农业政策调整 来源:视觉中国

“国企私有化、农业土地市场化、医疗改革、教育、反腐法庭、退休制度、国防。”9月1日的《基辅时报》提醒乌克兰议会这些改革要务。

2016年,乌克兰的经济停止下滑,银行系统趋于稳定。更重要的是对天然气系统的改革,让乌克兰终止了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然而,些远远弥补不了乌克兰整体基础设施的落后,2016年乌克兰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为约2186美金——波兰比乌克兰高出近5.7倍。

亲欧与亲美,是乌克兰最现实的选择。国际货币组织(IMF)和欧盟是最主要的外部支援。IMF对乌克兰经济改革的支持已达175亿美金;欧盟提供的除贷款以外,最重要的是与乌克兰的联系国协议。乌克兰公民也在今年夏天实现免签进入欧盟国家。

△ 乌克兰外交部大楼外高挂欧盟旗帜 来源:Dmytro Sergiyenko CC by 1.0

乌克兰要完成结构性改革,道阻且长。乌克兰副议长格拉申科(Irina Gerashchenko)对世界说记者说:“不只是基辅需要布鲁塞尔的支持,布鲁塞尔也需要基辅的支持。”

她说:“欧盟的官员可以悠闲地喝咖啡和吃面包,是因为乌克兰的军队在不断对抗俄罗斯军队。”

来自波兰的经济学家达布罗夫斯基(Marek Dabrowski)则在最近的一份政策报告上总结说:“2014到2015年,因政权更迭和应对外部侵略的动员所创造的政治机会,并没有成为改革乌克兰经济和社会的跳板。”

△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左)与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右) 来源:美国国防部

乌克兰明后年将再次迎来选举,已经有很多政党来请莱希雅参选议员。这些年,莱希雅一直在志愿服务,并没有收入,在家人的资助下勉强存活。但她的眼里,并看不到未来,也因为在医疗改革中的亲眼目睹,而不愿踏足政界。

“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最好的决定就是投入一切去战斗。但现在,我们必须找到艰难的谈判的路径。而以目前乌东的情况,至少五年内不会发生变化。”

相关阅读
乌克兰女可以随便上【乌克兰女可以随便上】乌克兰美女很多 泼水节可以随便抱?网友:给我都不要保质期太短

相信大家对于泼水节,不会有多陌生吧?在中国云南就有一个泼水节,泼水节是傣族的传统节日。期间,大家用纯净的清水相互泼洒,祈求洗去过去一年的不顺。其次泼水节还是加强西双版纳全州各族人民大团结的重要纽带,对西双版纳与东南亚各国友好合作交流,对促进全州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除了中国和一些东南亚国家有一个泼水节以外。

乌克兰民生现状【乌克兰民生现状】乌克兰留学生的生活现状介绍

乌克兰留学生千千万万,每个人的生活千姿百态,有些人快乐地活着,而有的人为学业、为生活而努力并奋斗,那么真实的乌克兰生活现状是怎样呢?下面大家就随小编一起去看看乌克兰留学生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吧!为什么选择来留学乌克兰有相应的关系接应。有许多留学生是通过亲戚朋友的介绍并帮忙办理一切留学手续后来到乌克兰的。这些留学生大多对乌克兰的各方面情况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100人民币对乌克兰【100人民币对乌克兰】美女泛滥的乌克兰 100元人民币能买到啥?看完开眼了!

要说世界上美女最多的国家,非东欧国家乌克兰莫属了。乌克兰过去属于前苏联,自2014年初与俄罗斯发生冲突以来,乌克兰经济出现了断崖式跌落,货币大幅贬值,过去100元人民币可转换为乌克兰货币的200块左右,现在更是翻番。乌克兰人均国民收入折合成人民币目前约为30000,这对于欧洲国家来说可是相当低的了。乌克兰的一个巨无霸汉堡只卖10元。

乌克兰性旅游攻略【乌克兰性旅游攻略】最全攻略:去乌克兰旅游要买什么带回国?

绝大多数出国旅行的人都有往回带“土特产”的习惯,乌克兰旅行虽然不算是国人的一个热门路线,但是近两年还是有不少人慕名斯拉夫文化和乌克兰美女被忽悠过去的。乌克兰旅行的基础设施其实是不算占优的,那么去了乌克兰之后,要给自己的亲朋友好友或者自己买些什么礼物和纪念品呢?俗话说,不懂旅游和美食的历史学者不是好老师。

俄罗斯乌克兰战争【俄罗斯乌克兰战争】乌克兰的战争状态刚结束 俄罗斯的反击就来了 宣布对乌追加制裁

果不其然,在次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通过社交媒体宣布,已经签署了对乌克兰个体实施制裁的行政令。据悉,此次制裁名单包括多达200多个乌克兰的个人和实体,是对11月分俄罗斯对乌克兰制裁的扩充。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时间点,当然不是说圣诞节,而是在25日的时候,乌克兰的战争状态刚好结束,显然,俄罗斯就是掐着点来回击乌克兰的。

推荐阅读
落跑甜心女主角【落跑甜心女主角】继《落跑甜心》后又一部让人目瞪口呆的女主角!
演员姚迪图片演员姚迪图片 中国女排集训姚迪暂离队 魏秋月徐云丽“回归”
上海复旦大学专升本上海复旦大学专升本 2017年复旦大学成人高考专升本专业介绍
张启山和张起灵的关系张启山和张起灵的关系 求解:张启山和张起灵谁厉害?他们竟是同一人?
龙清泉的收入龙清泉的收入 【龙清泉一年的收入是多少?】
二级建造师多少钱一年二级建造师多少钱一年 二级建造师一般月收入 挂靠一年多少钱